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

迈克尔·麦克福尔:中美冷战是选择,不是现实

作者:迈克尔·麦克福尔   来源:medium.com  已有 770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本周晚些时候阿根廷将举行20国集团首脑峰会。就在众人期待着届时的习近平-特朗普会见之时,中美新冷战的说法已经甚嚣尘上。然而这样的历史类比十分危险,甚至可能会误导决策,因为上世纪的美苏对抗和今日的中美关系之间的相似之处其实很少。中美所谓的冷战抗衡不是现实,而是选择。冷战的隐喻可以强有力的推动政策导向:中美领导人最好依据事实和各自的国家利益制定政策,以防止中美冷战成为一个自证预言。
  现今中美竞争在结构上就与真正的冷战不同。在冷战时代,美苏是世界上仅有的军事超级大国,其中共产主义对抗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因素也不可忽略。不止两个国家,冷战更是场全球竞赛:世界各国倾向于其中一个超级大国或直接与其结盟。其实,冷战也并没有那么 "冷":在遍布世界的代理人热战中,有数百万人死亡。在冷战期间有些时候,共产主义看起来好像胜券在握。在20世纪50年代,尤其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美国和其所代表的自由世界似乎呈现出落败之势。在20世纪70年代,共产主义在东南亚、南部非洲和拉丁美洲的胜利,美苏的核均衡,和美国国内的动荡形成了苏联胜势和美国颓势的印象。
  今日的中美关系很具有上述冷战特征。论军事力量,中美之间并不对称。诚然,中国拥有世上最大的武装军队,军费开支迅速增长,对网络、太空和人工智能的投资也令人感到威胁,而且其对南海的军事化也威胁到了美国的核心利益。对此,美国及其盟国必须投入更多来保持领先的优势,但是现今的中美平衡距离20世纪70年代的美苏对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美国的军事优势,尤其是在核武器方面,将会持续数十年的领先。与此同时,美国在世界各地有数十个军事盟国,中国没有。
  若论经济,根据不同的指标,中国或已经或即将能够赶超美国的经济规模,但两国之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仍差距过大:一个是59,531美元,一个8,827美元,这两个数值间的沟壑永远无法被超越。几乎所有体验过中等收入到更高收入的国家都经历过严重的经济和政治混乱(甚至有时包括独裁统治的颠覆)。 不仅于此,中国还面临重大的人口挑战: 人口老龄化、生育率降低、男女人口失衡,和小幅度向外移民,这些美国都没有。事实上,有能力吸引来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大概是美国相对于中国最有竞争力的优势。美国是否能保持其目前在创新方面的优势却更是难以预测。在这个数据就是一切的时代,体量很重要,中国国内可以因为宽松的法律限制而更大量地收集数据,但值得考量的是美国在创业、科技发现和高等教育(全球名列前五十名的大学里有24所在美国,只有2所在中国,1所在香港)的优势,所以现在宣称两国在创新方面已经势均力敌还为时过早。
  考虑到上述因素,习近平主席扩大了中国对外的经济援助(尤其是 "一带一路"倡议)、慈善、教育和外交以向世界推广中国的价值观。现今在位的许多独裁者都钦佩中国利用媒体和科技实现社会管控。与此同时,在过去几年,世界民主国家的数量有所下降,美国对于全球推进民主的承诺在特朗普时代也几近消失。可总体来说,如今民主国家数量仍比冷战时多,而且调查数据显示大部分国家的人民是支持民主,拒绝独裁的。中国模式固然有其吸引力,但这吸引力无法与冷战时期共产主义的吸引力相提并论,而美国对自由世界领导之位的退让也是暂时的。
  无论是衡量军事力量、盟友数量、经济实力还是思想吸引力,今日中美之间的实力都不对等。不同于20世纪50或70年代,我们没必要去担心一个超级大国将会被另一个所取代。当一方显然占据主导地位时,宣称中美已形成冷战对峙怕为时尚早。
  更何况中国一直以来的经济持续增长也未必能继续下去。还记得20世纪80年代本该超越美国的日本吗?中国在过去四十年取得的惊人的经济发展是奠定在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之上的。中国现在退出该秩序可能会严重扰乱其经济发展。如果现今的中国领导人仿照上世纪的苏联领导人选择另起灶炉:创建自己的互联网、盟约和多边机构,中国多年来的经济、政治和军事力量积累,即使不衰落,也会减速。当年,美苏之间几乎没有交易和投资,只有零星的一些象征性的文教交流。这完全不同于中美今日高度交织的经济和日益关联的社会。中国摆脱这一轨迹将会带来破坏性的、高昂的、甚至是致命的代价。
  对于美国领导人来说,选择单方面退出自由主义国际秩序或是试图将中国踢出这一体系都会面临损害美国利益的风险。尽管特朗普政府发现了中美关系中的一些弊病,例如中国对美国知识产权强制性和非法性的转移,他目前的矫正手法却造成了对两国都不利的零和结果,更是削弱了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
  在双边关系上,特朗普将贸易失衡与知识产权问题挂钩,与中国开展贸易战。自由贸易这一概念多年来一直服务于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应该单独处理中国通过投资、窃取和强迫性的手段获取美国知识产权的做法,而不是打破美国一直以来对自由贸易的承诺。而在国际关系上,美国需要国际影响力以引导并限制崛起的中国,可特朗普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巴黎气候协议、伊朗核协议和中导条约的举动严重削弱了美国的国际影响力。尽管美国将中国纳入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以求中国国内衍生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的做法失败了,但要与中国建立双赢关系并有效遏制中国咄咄逼人的战略,我们应该是将中国留在我们二战后建立的推进我们全球议程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之内,而不是将其拒之门外。这一愿景的成功实现需要我们持续对我们的价值观、治理体系、盟友和自由主义的多边机构保持信心。
  在为时已晚之前,中美领导人最好承诺将会继续在对两国都有利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下之内加强合作。即使中美不可避免的将会在各个方面持续竞争,但这种竞争应该建立在双边同意的游戏规则之上,而非直接撇除规则。中美领导人应该在现有体系内部选择互惠,或对现有体系进行改革,但不应直接废弃这一体系。不这么做而选择冷战对抗不仅会给美国与中国造成两败俱伤,对世界也是一个灾难。
  (作者为美国斯坦福大学Freeman Spogli国际问题研究员, 前美国驻俄罗斯联邦大使;翻译:陆文馨)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01日 来源时间:2018年11月2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热点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