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重磅! 反华派议员出任美海权要位, 对华海上遏制趋势不容忽视

作者:   来源:国观智库  已有 31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反华派议员出任美海权要位
对华海上遏制趋势不容忽视
——关于戴维·珀杜当选美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海权小组委员会主席的分析
  2019年1月19日,美国共和党“反华派”参议员戴维·珀杜(David Perdue)当选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海权小组委员会主席。该委员会是参议院最重要的附属委员会之一,负责监督和引导美国海军的发展。在当前美共和党和民主党在2020年大选前激烈博弈的背景下,珀杜出任美国海权小组委员会主席反映出共和党对海军重镇佐治亚州选区的争取,释放出特朗普当局进一步加强对华海上遏制的信号。
戴维·珀杜
  一、戴维·珀杜出任美海权小组委员会主席的背景
  根据美国最新的《国防战略报告》,美海军战略重点和力量投放将围绕西太平洋、南中国海和印度洋区域,这需要有更加熟悉中国、东亚和东南亚地区的领导者引导美海军战略,这是珀杜出任海权小组委员会主席的大背景。具体来看,珀杜的上任有两方面具体因素——
  一方面,特朗普的“355舰”计划面临困境。特朗普在竞选阶段承诺要扩充美海军舰队,将美海军舰队规模扩大到355艘,海权小组委员会前任主席——参议员罗杰•威克尔(Roger Wicker)正是该问题的重要推动者。近期,随着民主党重新赢得众议院多数席位,该计划受到诟病,且白宫方面开始削减国防部预算,海军造船计划面临搁浅或被改为集中经费建造核潜艇的局面。
  另一方面,当前美国两党正激烈博弈,珀杜当选海权小组委员会主席是共和党争取佐治亚州选区的重要举措。珀杜所在的佐治亚州是美国的海军重镇,拥有9个军事设施,其中包括有40年历史的“国王湾”海军潜艇基地,该基地是美国东海岸最重要的战略潜艇基地。珀杜出任海权小组委员会主席,是共和党对佐治亚州选取的积极争取。
  二、戴维·珀杜的鲜明个性与反华立场
  (一)个人经历:与特朗普类似的商人身份
  珀杜,全名戴维·艾尔弗雷德·珀杜(David AlfredPerdue),1949年12月10日出生,共和党人,佐治亚州理工大学工业工程学本科和运筹学硕士。2015年3月就任佐治亚州美国参议院议员,是标准的美国南部白人地主精英阶层,是国会中唯一一位获得财富500强称号的议员。
  珀杜与特朗普相似,在从政前是一位知名的成功商人。他曾任“锐步”运动品牌的CEO长达十年,他还成功帮助美国一些最知名的公司改进产品,扩大业务。珀杜在华尔街被称为转型专家,擅长帮助公司重振品牌、扭亏为盈并为投资者带来回报。
  珀杜家族横跨政商多个领域,戴维·珀杜的堂兄弟桑尼·珀杜(SonnyPerdue)是现任美国农业部部长、前佐治亚州州长。2011年,戴维·珀杜与桑尼·珀杜曾一起创立了一家全球贸易公司“珀杜伙伴有限责任公司”(Perdue Partners, LLC)。该公司致力于通过贸易、合作、咨询服务和战略收购,促进美国商品和服务的出口,该公司有可能是珀杜家族将政治资源变现的白手套公司。它提供食品配料、成品食品和饮料产品、成品消费品、工业产品的国际销售贸易服务。公司还提供经济发展战略、国际业务发展、公共政策、政府绩效与效率、员工发展等方面的咨询服务,主要目标是与新兴市场国家开展商业往来。同时,戴维·珀杜还曾是美国联合能源公司Alliant Energy Corporation高管之一。
  (二)个性特征:特立独行的反建制派
  珀杜与他的盟友特朗普相似,是一个有着鲜明个人特色、不同于传统政客行事风格的人。主要有以下特点:
  (1)“中国威胁论”的拥护者和践行者
  在珀杜各种反华言论中,始终贯穿着一条主线,即“中国威胁”。例如,他在贸易、人权、宗教信仰自由等问题上多次抨击中国,在嫦娥4号成功完成月背任务之后,他甚至公开宣称中国要“称霸太空”。他自始至终将中国作为美国的“敌人”来看待,将中国的一切正常行为均解读为“针对美国”、“针对全人类”的威胁行为。
  (2)国防与外交的“鹰派”代表
  珀杜非常重视美国的国家安全,他抨击前政府的“无能”导致美国在国防力量的投入不足、外交政策失败使国家陷入危险、经济发展潜力下降,债台高筑威胁国家安全。他主张加大国防投入、采用更加强硬的外交手段和以美国为优先的经济原则。同时,他将“美国衰落”的责任推给中国。
  (3)精明的商人,擅长应对危机
  从珀杜过去成功的商业经济案例来看,他擅长经营和管理,擅长带领面临危机的公司走出困境,能够通过利用各方面力量和优势来改善公司经营,并获得利润。同时,珀杜在竞选时也承诺要努力改革华盛顿,让它更像一家企业那样运营。
  (4)反对建制派,行事风格独特
  珀杜在竞选期间就曾被誉为“打破华盛顿僵局”的人。在2014年佐治亚州的参议员竞选中,珀杜以“婴儿”为比喻讽刺竞争对手的幼稚,该竞选广告曾被报道为2014年最佳广告,其竞选口号是“华盛顿需要真正的领导力”。这反映出珀杜的行事风格与传统政客不同。在2018年1月谈及“打破华盛顿僵局”时,珀杜强调政府应当拒绝职业政治家。他说:“华盛顿已经被国家媒体辩论和选举过程的噪音所分心。事实上,职业政治家直到上世纪下半叶才真正存在,但现在有些人把这当作自己的职业,我个人认为这是错误的。”
  (三)政治观点:“反华”贯穿始终
  (1)坚定的“反华”态度
  戴维·珀杜几乎在所有的议题上均持反华态度,并一直宣称自己是“中国观察家”。他认为美国目前最棘手的有两件事,一是中国,二是债务。在珀杜看来,中国是一个全球威胁,他预测中国经济将在五年之内赶超美国,其中产阶级人口数将超出美国中产阶级的3倍;同时,珀杜认为中国想把美国“搞破产”,如同当年美国对苏联的策略。他认为中国“在非洲有31个港口贷款”的行为意在利用这些国家的易违约性,取消赎回权并拥有港口。因此,中国在南美洲和中美洲的“港口借贷战略”是令人不安的, 因为这种行为会让中国军队能够进入这些港口和基地。他还指责美中贸易让美国“丢失了制造业岗位”。
  (2)担忧美国的国防力量“不足以应对中国”
  珀杜对美国现有的国防力量很不满意,主张美国扩大国防力量。他认为美国现在海陆空三军处于历史的最低点——“我们现在拥有自二战以来最小的陆军,自一战以来最小的海军,和有史以来最古老、最小的空军。”他还表示,强大的海军对于阻止全球侵略、向外投射力量、支持盟友都至关重要。珀杜认为,是奥巴马政府不力的治理导致美国处于今天的危险境地。
  从2016年起,珀杜就一直在关注中国的水面舰艇部队。2017年4月,在与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哈里斯对话时,珀杜表达了对中国在短短15年内就投入比美国多出六倍的海上军事力量的担忧,担心美国地位会在其他超级大国崛起过程中被动摇。珀杜认为,美国海军存在来自中国的威胁,因此,他大力呼吁美国海军扩军备战,应对“中国的威胁”,呼吁发展航母和核潜艇来“应对中国”。
  珀杜主张美国在亚洲采取更主动的政策和行动,以应对中国积极的经济和军事扩张。在珀杜看来,由于中国在东南亚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美国在南海的自由航行行为将被中国认为是“南中国海的侵略者”。
  (3)以“自由贸易”和“自由航行”作为美国介入亚洲事务的借口
  2018年,珀杜先后走访了日本、新加坡和台湾地区,吹嘘美国军方在保障“自由贸易”和“自由航行”方面发挥的作用。他还强调了(1)美国在通过保护地区航道,减少全球贫困的主要作用;(2)美国主张“公平竞争环境”,愿意帮助新加坡发展;(3)美国强大的军事力量对帮助东南亚人口摆脱贫困、自由贸易、安全航行的作用;(4)保护美国人民利益;(5)主张和平;(6)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背景下,对该地区的支持;(7)经济上的多种结盟方式不是再平衡贸易的必要方法,调整贸易的关键在于与其他地区进行公平竞争。
  (4)坚决拥护特朗普总统
  珀杜曾被美国媒体称为“参议院与总统特朗普之间的桥梁”,是特朗普的忠实拥护者。在珀杜看来,“特朗普是命中注定之人,他是在我们需要在华盛顿破釜沉舟的重要时刻来到这里的”,并称特朗普的当选是“一代人的机会”,称他是“理解我们感受”的罕见的真正局外人。
  珀杜是佐治亚州最早也是最杰出的民选官员之一,他成为了特朗普的竞选助手。并且,珀杜的几个盟友最终也加入了这位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其中包括后来成为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幕僚长的尼克·艾尔斯(Nick Ayers)。在特朗普胜选后,珀杜曾一度被提名为潜在的商务部长人选。特朗普的立法主任马克肖特(Marc Short)告诉《华盛顿观察家报》(The WashingtonExaminer),“没有比珀杜在参议院更热心支持总统的了”,肖特说:“他一直在大大小小的战场上热心帮助我们。”
  珀杜几乎支持特朗普的一切政治主张,包括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和反对接收移民等问题。珀杜家族企业主要从事国际贸易,珀杜本人支持降低关税,但当特朗普提高关税时,珀杜也站出来表示支持。珀杜不顾谷歌、苹果、Facebook和Twitter等大公司的强烈反对,投票支持《网络安全信息共享法案》(CISA)。此外,珀杜还反对枪支控制、反对美国“共同核心”教育规划、反对同性婚姻,并在网络上公开号召民众反对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政党,这些政治立场均与特朗普保持高度一致。
  三、戴维·珀杜出任美海权小组委员会主席的影响
  国观智库认为,美国海权小组委员会此次换届主要是主席人选更换,该委员会仍由共和党控制,前主席Roger Wicker和大部分成员留任,预计很大程度上将延续之前的海权战略,并继续支持特朗普政府的政策。
  (一)对美国海洋政策的影响
  (1)继续推动美海军扩张计划
  珀杜上任后,较大概率将继续推动美国海军扩大规模。美国海军提出355艘造舰计划后,海权小组委员会力挺该计划,努力为其争取拨款。珀杜也一直支持该计划,但他同时关注“哥伦比亚级核潜艇”的建造,目的是为自己的选区争取利益。“哥伦比亚”级核潜艇是美国最第五代弹道导弹核潜艇,用于替代俄亥俄级战略核潜艇。
  考虑到美国海军此前认为,美国目前的水下战略能力换代需求不大,而是需要扩充水面舰艇编队,以应对中国“日益强大的舰队”。为平衡海军对水面舰艇的需求,在有限的经费预算下完成355舰计划,珀杜可能会考虑另辟蹊径。例如,与盟友在某区域通过组成联合舰队,获得盟军舰船的间接或直接指挥权,以完成美海军在特定区域的舰船力量投放目标。
  (2)更加重视“海权”竞争
  珀杜或将继续推动美国海军“重返制海权”的战略转型。特朗普政府已经将“大国竞争”取代“非传统安全威胁”作为美国的首要威胁,美国海军战略也正在从冷战后的“由海向陆”转向“重返制海权”,即要求建立一支能与强大对手争夺制海权的海军,确保美军在全球海域的自由行动能力,并阻止对手利用海洋对美国利益构成威胁。
  (二)对中国周边安全的影响
  目前,美军仍在推进在2020年前将60%的海空力量部署在亚太地区。珀杜的上任或预示着,美对华强硬派将更加肆无忌惮地推动其安全边界向中国周边逼进,这将大大增加中国周边海域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可以预计,2019年美国将进一步推动作战部队在南海的常态化部署,美军舰机在南海地区的“例行巡航”、“自由宣示”、军事联演活动频度、力度将进一步增加,西方国家也将继续支持美国,而东南亚国家将会继续在中美之间采取“两边下注”的安全合作策略。
  值得注意的是,珀杜是亲台派,曾在2018年“访问”台湾与蔡英文会面,并支持国防拨款法案中支持台湾的条款。如果中美关系继续恶化,美国对台政策可能从当前的相对谨慎走向冒险。国会还可能推动对台军售和美台军事交流,让美国军舰(特别是航空母舰)通过台湾海峡。2019年1月24日,美军一艘勃克级驱逐舰及一艘补给舰通过台湾海峡,已反映出新的一年美军在中国周边海域的强硬姿态。

  特别感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付随鑫对此文的贡献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28日 来源时间:2019年01月2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