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治
当前位置:首页>美国政治

深度观察2020(二)资本主义预警,民主党候选人向“巨无霸”企业“动刀”!

作者:陈佳骏   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已有 1135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亚马逊正面临民主党提名候选人提议要用反垄断
法拆分的挑战
  亚马逊(Amazon)最近的日子不好过。先是去年9月欧盟对其开展反垄断调查,审查它对平台第三方卖家的数据收集和使用。
  之后是11月,德国竞争监管机构跟进,开始调查亚马逊是否滥用其市场垄断地位。
  今年4月11日,亚马逊(Amazon)董事会主席兼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发布了年度致股东信。信中他不得不对所谓垄断的指控做出回应。
  他列举了一连串数据,目的是证明第三方卖家是如何通过自家平台赚得盆满钵满的。“第三方卖家正在踹我们自营业务的屁股,而且踹得很重。”
  他还说,亚马逊的线下业务还很弱,才刚起步……
  总之一句话,“我亚马逊没有垄断!”
  亚马逊在欧洲的遭遇只是一个缩影,它反映的是在经济全球化社会,人们对商业化权力向极少部分“巨无霸”企业聚拢的反感。
  这种反感也被一些参加2020年总统竞选的民主党提名候选人利用了。反对企业并购、打击行业垄断正在成为竞选活动中最热门的话题之一……

▲一些民主党提名候选人希望通过打击违反市场竞争
规则的大企业来为自己加分

  沃伦:“没有规则的市场就是盗窃”
  在反对企业垄断问题上,提名候选人之一的马萨诸塞州国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无疑是一位“急先锋”。
  今年3月8日,她向包括亚马逊、Facebook、谷歌和苹果在内的科技巨头抡起了“榔头”,称如果她在2020年成为美国总统,将把这些公司拆散,并控制那些“对我们的经济、社会和民主拥有太多权力”的公司。
  IMF前首席经济学家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将沃伦的方案称为“要彻底反思过去四十年里美国过于自由放任的并购政策”。
  沃伦的目光不仅限于科技大企业,对大型农业企业也“虎视眈眈”。
  3月27日,她在参加由“艾奥瓦农民工会”举办的“‘心脏地带’论坛”前表示,一旦她当选,她将尝试解散拜耳与孟山都达成的价值660亿美元的并购交易。
  除了采取强力政府干预行为,4月11日,沃伦还提出了一项大胆的向大企业征税的提议,要求对1亿美元以上的企业利润征收7%的税。她将这种税称为“真正的企业利润税”(Real Corporate Profits Tax)。
  在沃伦看来,大企业一边会向投资者信誓旦旦地表示上季度赚取了数十亿美元的利润,转过头来又可以通过变化多端的会计手法向国税局证明自己没有赚钱,所以他们不用交任何税款。“真正的企业利润税”就是要填补这个漏洞,防止企业转移离岸利润避免征税。
  用沃伦自己的话来说:“我希望看到市场运作,但要理解一点,没有规则的市场就是盗窃。”

▲科技及农业大企业都将成为沃
伦重锤打击的对象
  克罗布查:“美国正在进入一个新的‘镀金时代’”
  在拥挤的民主党候选人阵营中,沃伦并不孤单。明尼苏达州国会参议员艾米·克罗布查(Amy Klobuchar)也持类似的立场。
  她是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的民主党首席成员。2017年9月14日,她曾在参议院接连提出两项有关加强反垄断执法的法案——《并购执法改进法案》和《阻止并购与竞争促进法案》。
  在3月初的“西南偏南”(SXSW)科技、娱乐大会上,当被记者问到是否信任大型科技公司时,克罗布查毫不犹豫地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你想要竞争,你想要创新,你只是不希望所有这一切被一家公司所控制。”
  克罗布查也是为数不多的来自中西部的民主党提名候选人,农业反垄断自然而然是她动员基本盘的关键议题。为了给自己的竞选造势,她最近还在写一本关于反垄断的著作,预计会赶在明年2月艾奥瓦州党团会议之前出版。艾奥瓦州党团会议是“大选首站”,具有重要的风向标意义。
  3月30日,她与沃伦、前马里兰州国会众议员约翰·德拉尼(John Delaney)、前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长胡利安·卡斯特罗(Julian Castro)和俄亥俄州国会众议员蒂姆·瑞安(Tim Ryan)等4位民主党提名候选人一同出现在艾奥瓦州暴风湖镇(Storm Lake)举行的“‘心脏地带’论坛”上。
  克罗布查在论坛上呼吁农民团结起来,发起当代的“格兰其运动”(Granger Movement)。
  “格兰其”是19世纪60年代末中西部白人农场主兴起的农民组织。19世纪70年代大平原地区遭遇罕见的自然灾害,加上外国农产品对本土市场的侵蚀,格兰其农场主的生活难以为继。他们将艰难处境归咎于“夜行贼”,即垄断的铁路公司。铁路公司对格兰其农场主征收高额的运输费用。格兰其农场主便由此对铁路公司展开猛烈的攻击。面对压力,中西部各州于1874年通过了一系列法律,这些法律被统称为“格兰其法律”,规定最高运费限额。
  “镀金时代”(Gilded Age)的提出者马克·吐温说过:“历史不会重复自己,但会押着同样的韵脚。”在克罗布查看来,当今的美国与“镀金时代”的美国具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她在论坛上说:
  “我们的铁路公司……数量已经下降到四家,和‘大富翁’游戏的玩家数量一样。我们本质上正在进入一个新的‘镀金时代’,我们需要制衡这些垄断力量。我们已经到了你知道你无法获得公平交易的地步。”

  桑德斯:“让我们来结束扼杀美国人的贪婪”
  被人们所熟知的“民主社会主义者”,佛蒙特州国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反垄断问题上更不是省油的灯。

  一来,他主张对大银行“开刀”。去年10月3日,为了纪念金融危机发生10周年,他在参议院提出了一项要求“瓦解大银行”的法案。法案名称也借用了著名的经济学概念,叫做《“大到不能倒,大到不能生存”法案》(Too Big to Fail, Too Big to Exist Act)。
  法案要求美国联邦政府强行拆分任何一家总资产超过美国经济3%(即5840亿美元)的银行。显然他把矛头指向了摩根大通、花旗、富国、高盛等金融巨无霸。当然,早在4年前桑德斯第一次竞选总统时,他就已经提出了类似的观点。
  二来,作为主张“全民医保”(Medicare-For-All)的“医保卫士”,桑德斯最近还提出,一旦他当选总统,就要把处方药价格削掉一半。在美国,几家大型制药企业拥有对药品专利的行业垄断。
  为此,1月10日,桑德斯在参议院一口气提出三项立法,分别是:《处方药价格减免法案》、《医保药品价格谈判法案》和《经济实惠与安全的处方药进口法案》。他在声明中说道:
  “美国为处方药支付了全世界最高的价格。这造成了医保危机,其中五分之一的美国成年人无法负担得起他们所需的药物。这就是为什么我要立法大幅降低处方药的成本。如果制药行业不结束扼杀美国人的贪婪,那么我们就会帮他们结束。”
  再者,桑德斯也在关注农业领域的反垄断。3月28日,他专门在农业大州艾奥瓦的《得梅因纪事报》上撰文,并在文中写道:
  “我们必须终结这种荒谬的局面:排名前四的肉类包装公司控制着80%的牛肉市场、63%的猪肉市场和53%的鸡肉市场。我们必须帮助那些只有一家买方的社区,这意味着农民将受到这一家买方企业的支配,这种企业将迫使农民只能使用他们的饲料和牲畜。”
▲3月28日,桑德斯在《得梅因纪事报》发表题为《我将为农民而战,反对强大的农业企业》的署名文章
  布克:“谁有权在美国竞争?只是少数特殊利益和大公司吗?”
  在沃伦、克罗布查和桑德斯等人的引领下,打破垄断如今已成为民主党提名争夺的热门话题之一。其他候选人也纷纷加入,将工资停滞、价格上涨、产品质量下降、收入不平等还有其他一些困扰中产阶级的系统性问题归咎于行业并购。
  其中最有意思的是新泽西州国会参议员科里·布克(Cory Booker)。他和克罗布查一样,也是参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成员。
  2017年6月,亚马逊斥资137亿美元收购连锁有机食品超市“全食”(Whole Foods),布克当时是这笔交易最激烈的反对者之一。他担心的是食品价格上涨和实体店工作岗位的削减。为此,2018年8月,他还在参议院提出了《食品和农业企业暂停并购和反垄断审查法案》,要求对大型农业、食品和饮料制造以及杂货零售业企业实施18个月的暂停并购。
  但是在科技行业的反垄断问题上,布克三缄其口,究其原因还是他与硅谷千丝万缕的联系。
  担任国会参议员的5年多来,硅谷成为了布克的提款机,在他身后有一连串响当当的名字,包括领英创始人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云服务软件公司Salesforce的CEO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谷歌前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作为爱默生集体基金会(Emerson Collective)创始人的乔布斯遗孀劳伦·鲍威尔(Laurene Powell)以及前脸书总裁肖恩·帕克(Sean Parker)等等。
  可以说,对科技行业的反垄断无疑要布克砍掉自己的手腕,显然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他不得不在“钢丝上跳舞”,既要维护好与科技精英多年来的紧密关系,也不能与沃伦、克罗布查等反垄断“号手”拉开太远的距离。

▲布克(左二)参加爱达荷
太阳谷的“亿万富翁夏令营”,右一为Airbnb联合创始人兼CEO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
  争夺“大十地区”
  反垄断成为一个热门选举话题,一定意义上也折射出美国国内更大的经济和社会问题。最明显的就是财富的聚拢与大众的失意。
  数据显示,自上世纪80年代起,美国前1%的人收入翻了三番,前10%的人翻了两番,后60%的普通工人收入基本没有变化。
  贫富差距的不断拉大也引发了部分金融大佬对资本主义的反思。
  比如最近,桥水基金创始人瑞·达利欧(Ray Dalio)在其领英(Linkedin)账号上撰文称,“资本主义已发展成为一种正在推动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的制度,这将美国的生存置于危险之中。”他写道:
  “资本主义以一种对大多数美国人都负担不起作用的方式发展,因为它正在为富人制造自我强化的螺旋式上升趋势,为穷人制造下行趋势。”“我相信所有采取的极好的事情都可能是自我毁灭的,所有事情都必须发展或消亡。现在对于资本主义来说就是如此。”

▲达利欧4月5日在Linkedin撰文,谈论
资本主义的改革
  无独有偶,摩根大通CEO杰米·戴蒙(Jamie Dimon)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尽管很不情愿,口吻也相对缓和。
  他在最近的年度致股东信中写道:“资本主义能够促进竞争、创新和选择。但这不是说资本主义就没有缺陷、不会让人落后或者不需要进一步改善。”

▲戴蒙4月4日发布
年度致股东信
  当然,反思归反思,民主党候选人是否真的想要改革资本主义我们不得而知。但以此为借口,顺带夺回在2016年大选失去的“铁锈带”蓝领工人选民和争取中西部农民选民,这大体上是可能的。
  有观点认为,决定2020年走向的是所谓的“大十地区”(Big Ten country)。“大十联盟”原是指美国大学体育联合会(NCAA)下属的大学体育联盟,共有14所院校组成。这14所高校所在的州即是如今选举意义上的“大十地区”,包括威斯康星州、宾夕法尼亚州、俄亥俄州、艾奥瓦州、密歇根州和明尼苏达州。
  更简单地说,“大十地区”就是“铁锈带”加中西部农村。“铁锈带”自不必说,中西部农村倒更值得一提。最近,美国农业部发布了一份2017年美国农业人口的普查数据。
  数据显示,美国农场数量正急剧下降,但是大型农场数量和占比却均达到历史最高值。也就是说,美国农业行业的垄断速度正在加快。这所引申出来的内涵便是,农业行业垄断问题对诸如艾奥瓦州、伊利诺伊州等农业大州来说,其选举意义将更为敏感。
  由此看来,反对大企业垄断是一个很好的议题,提高15美元时薪、全民医保也是。总之,民主党要动员“大十地区”的选民从而夺回选举主动权,未来更广泛地炒作关于再分配、政府干预和社会安全网兜底等“厨房经济”(kitchen-table economics)问题,将是大势所趋。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9日 来源时间:2019年04月1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美国政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