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西太平洋:中美新的角力场

作者:席佳琳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801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30多个男男女女坐在巨大的凤凰树下,认真听着乔伊丝•科诺菲利亚((Joyce Konofilia)的演讲。她是最近所罗门群岛大选的一名候选人,正在首都霍尼亚拉旁山坡上一个卫生状况很差的社区作竞选宣讲。这里没有几户家里通电,有工作的人甚至更少。
  但当这位在澳大利亚念过书的旅游业咨询顾问做完她的巡回演讲时,观众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外交政策的。一位当地老人站起来问:“你支持跟台湾断交、跟中国建交吗?”
  所罗门群岛位于澳大利亚东北方向,拥有63万人口,正艰难应对贫困、腐败和偶尔的种族冲突。正在崛起的中国所释放出的巨大力量正让该国受到冲击:中国主张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正在发起一场孤立台北方面的外交运动。
  中国移民自19世纪首次来到这个群岛以来就一直主宰着当地的零售业,过去几年,华人社区扩大到超过5000人,并可能在该国经济中占据主导地位。中国国有企业正在建设基础设施项目(部分利用中国贷款),并引入中国工人,而没有给当地人提供他们亟需的就业。
  类似的情况正在整个太平洋岛国地区上演。二战时期,日本和美国曾在这个地区展开较量,时隔70多年,一场新的大国竞争开始在这里点燃。
  长期以来,该地区辽阔的海域一直被美国海军控制。借助位于关岛的美国海军基地,美国对西太平洋投射影响力。然而,如今中国正在彰显自己的存在。中国正通过帮助该地区国家加快发展的承诺吸引这些国家,但这可能也会让当地政客中饱私囊,并引发对出现新的殖民式主宰的担忧。在西方各国的首都,中国在太平洋的活动引发了如下担忧:中国政府对该地区有军事意图。
  尽管中国正在全球其他地区挑战西方大国,但在西太平洋地区,人们的考量却不同,该地区有的岛国经济实力弱,面积非常小,人口也不多,但拥有广袤的领海。如果相对较小的投资让中国得以对该地区很多政府产生影响力,那么接下来中国可能会染指甚至控制对美国具有关键战略意义的广阔海域。
  “我们看到了很多动向,从小规模的经济接触到完全的精英掌控(elite capture)。他们的目标是什么?从经济上来说,太平洋地区确实没有什么对中国有价值的东西,”位于墨尔本的乐卓博大学(La Trobe University)亚洲部门执行主任尤安•格雷厄姆(Euan Graham)表示,“这类似于冲突之前的影子游戏,是地缘政治非战争版‘跳岛’。太平洋地区再次具备了战略重要性,这是二战后的首次。“
  对于所罗门群岛人来说,这是一种令人不快的现实:他们再次发现自己处于大国冲突的前沿。二战时期,正是在瓜达尔卡纳尔岛,美国启动了对日本的主要反击。瓜达尔卡纳尔岛以北艾恩博特姆海峡的海床上至今还散落着许多战舰的残骸。
  “情况又一次开始跟很久之前那次相似起来,”部落首领、富有影响力的政治人物莱利安纳•菲里苏阿(Leliana Firisua)表示,“当年那场战争不是我们的战争,但他们来到了瓜达尔卡纳尔岛,我们成为了受害者。现在这同样是其他国家(中国与美国)之间的竞争,这里的人们正感受到中国的影响力。这种竞争已开始影响这个地区。”
  对于美国政府而言,最迫切的担忧是中国试图对帕劳、密克罗尼西亚联邦以及马绍尔群岛产生影响力。这些小国与美国签订了所谓的《自由联合协定》(Cofa),根据该协定,这些国家可以获得补贴,它们的公民无需签证就可在美国居留,作为交换,美国有权在这些国家驻军,并禁止其他国家在此驻军。
  在马绍尔群岛,中国投资者Cary Yan租借了受美国核弹测试影响最为严重的珊瑚岛之一朗格拉普的大片土地。他提议设立一个特别经济区,他的公司表示,这个地区将自行向居民发放马绍尔群岛护照。尽管他尚未开始任何建设,但他已经把这个想法作为获取美国居留权的一种方式,向中国的潜在投资者进行了推销。
  去年,该项目产生了意外的政治后果:该项目的支持者发起了对总统希尔达•海因(Hilda Heine)的不信任投票,以期由一位对中国更友好的人选替代她。她勉强逃过一劫。
  在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的丘克州,因土地事宜与中国投资者打交道的当地政界人士正在推动独立——此举可能破坏密克罗尼西亚与美国的关系,为中国的军事利益带来机遇。
  在帕劳,众议院议长萨比诺•阿纳斯塔西奥(Sabino Anastacio)已经开始支持在外交上“弃台投陆”。阿纳斯塔西奥参与了一个与中方合作的酒店项目。
  除了打造上述这些关系,中国的海洋研究船还经常穿行于这些岛屿国家周围水域及关岛附近海域。关岛是美国海军巡逻西太平洋的潜艇的母港。这些研究船绘制海床图,观察海洋生物和气候模式,在不同地点放置浮标和传感器、以记录声波在水下如何传播。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US Naval War College)中国问题专家瑞安•马丁森(Ryan Martinson)说:“首要驱动因素是海底矿产勘探,但也有明显的军事意图。这些船只集中活动的区域正是美中之间可能发生潜艇战的区域。”
  中国人民解放军(PLA)一直在建设所谓的“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能力,旨在阻止美军在中方视为“核心利益”的水域——尤其是台湾和南中国海——介入冲突。
  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中国问题专家亚历克斯•尼尔(Alex Neill)表示:“如今,他们正在以更快的速度扩展A2/AD。中国需要发展在这些水域航行的能力,才能使其海上核威慑能力发挥作用。”
  美国正开始注意到这一点。今年1月,华盛顿方面与澳大利亚达成协议,将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马努斯岛(Manus Island)重建一个联合军事基地。巴新是太平洋岛国中存在最多中国印记的国家,而且接受了北京方面大量的援助。美国也在加大对《自由联合协定》签署国的资助,并呼吁这些国家的领导人不要在外交上“弃台投陆”。
  然而,几乎没有国家愿意卷入这场地缘政治较量。澳大利亚前驻所罗门群岛高级专员詹姆斯•巴特利(James Batley)表示:“太平洋岛国不想陷入不得不选边站的境地,连澳大利亚都仍希望认为自己还是能与中国合作的。”
  虽然中国政府对这一地区的援助总额仅占其对外援助的4%,但中国政府对援助的使用颇讲究策略:在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看来,中方聚焦于建设基础设施,中国项目的平均规模比其他捐助国的项目要大得多。
  2006年斐济发生军事政变后,中国未与其他地区大国一道孤立军政府。中国不仅支持斐济的新统治者,还在两年内将对该国的援助从100万美元增加到1.61亿美元。斐济自那以来便推动试图将太平洋岛国论坛(Pacific Island Forum)边缘化的地区倡议。太平洋岛国论坛是一个包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内的地区组织,而这两个国家都是美国的盟友,传统上一直在该地区发挥重要作用。
  澳大利亚还担心中国为瓦努阿图的维拉港(Port Vila)等深水港口提供融资,以及寻求将这些设施用作海军基地的可能性。格雷厄姆说:“澳大利亚政府内部一种根深蒂固的观点是,中国对这些港口有战略意图。即使中国在此周边建立基地的可能性只有10%,也值得做出回应,因为其后果对澳大利亚来说极其巨大——我们跨越太平洋直抵美国的航运线将在瓦努阿图、斐济和所罗门群岛遇到阻塞点。”
  与此同时,所罗门群岛政府2016年的一项决定在堪培拉引发震动,当时所罗门群岛政府决定用被多个西方国家政府视为安全威胁的中国科技集团华为(Huawei),替换一家通过公开招标选中的、澳大利亚支持的供应商,来承建连接该国与悉尼的海底光缆。堪培拉方面的回应是自己为所罗门群岛铺设这条海底光缆,并承担三分之二的费用。
  但华为并未放弃:华为如今提议通过一条引自瓦努阿图的光缆把所罗门群岛更偏远的地区连接起来。澳大利亚称其并不反对,但警告,此类项目如果通过中国的商业贷款融资,可能会将所罗门群岛推入危险的债务陷阱。
  来自中国的资金已经使汤加不得不依赖北京。根据汤加法院目前正在审理的一项计划,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有关联的中国电子系统技术有限公司(CESEC),在2008年向汤加公主皮洛莱乌(Pilolevu)控制的汤加卫星公司(Tongasat)支付了5000万美元,以便在这个波利尼西亚王国上空安置一枚卫星。汤加法院文件显示,这些资金本应有一半进入国家预算,结果大部分都流入了该公司。
  从2008年到2010年,汤加向北京方面借款1.14亿美元。现在,汤加欠中国的债务相当于汤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3%。之后,汤加王室发起了对汤加公主的主要批评者、汤加首相阿基利西•波希瓦(Akilisi Pohiva)的调查。波希瓦称,这场调查的目的是企图用一个对中国更友好的候选人来取代他。
  研究中国在该地区影响的专家安妮-玛丽•布雷迪(Anne-Marie Brady)表示,北京与汤加的接触是具有极强战略意图的。她指出:“从军事角度来看,这些南太平洋国家非常关键:中国的北斗系统需要它们的卫星轨位来进行导弹制导、指挥和控制。”
  在所罗门群岛的首都霍尼亚拉,汤加的例子被视为前车之鉴。“我们看到了在那里发生的事情,以及在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发生的事情——巨额贷款,债务陷阱。”菲里苏阿说,“我们需要谨慎,因为我们非常小,我们可能会失去自主权。”
  但中国的引力很强大。来自北京的资金在这个国家的选举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所罗门群岛于4月初举行了大选,但可能要到4月底才能组建政府。根据一名议员和一名驻霍尼亚拉的中国高管的说法,中国国有的中国土木工程集团有限公司(CCECC)是北京方面向当地政治人士输送资金的渠道之一。这两人说,所罗门群岛的前总理梅纳西•索加瓦雷(Manasseh Sogavare)收受了来自这家中国国企的资金,用于他重新获得议席的竞选活动。索加瓦雷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去年,由中国政府出资,候选人科诺菲利亚对中国进行了为期两周的访问。至今她依然对中国共产党在国内脱贫事业上取得的成就充满钦佩。“他们在赋予本国人民掌握自己命运的能力,”她说,并补充说她希望在改革所罗门群岛的事业中得到中国政府的支持。
  但是,随着中国移民的增多和他们经济实力的提升,岛民的怨气也在增长。
  尽管科诺菲利亚对中国政府赞赏有加,她已发誓要把中国投资者排除在更多产业领域以外。“我们再也不想被任何人干涉,”她说,“我们想过自己的日子。不要来干扰我们!”
  种族矛盾:中国移民可能引发新的暴乱
  虽然吴云敏(音)已经听到了“局势紧张”的风声,但他叔叔在霍尼亚拉卖太阳能白色家电和台灯的商店里顾客络绎不绝,这位忙着看店的19岁的中国移民根本无暇考虑13年前的事件。
  2006年,所罗门群岛的岛民发生暴乱,袭击华人社区,霍尼亚拉的唐人街基本被付之一炬。
  如今,在新一波华人移民潮之下,局势再次紧张起来。很多观察人士警告,暴乱可能再次发生。
  新的华人移民主要是来自福建的年轻人,指望着靠贩卖廉价服装和家居用品迅速致富。
  “也许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开一家自己的店——这儿的生意相当好,当地人啥也不生产,样样东西都不愁卖。”两年前到这儿的吴云敏说,“我的工资基本都能存下来,因为这儿压根没什么娱乐消遣。”
  “霍尼亚拉就像当年蛮荒的美国西部一样。”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的中国问题专家格雷姆•史密斯(Graeme Smith)说,“讽刺的是,假如中国在那里有外交代表处,情况也许会更好一些,因为中国大使馆多少会试图约束华人的行为。
  如今,中国已成为所罗门群岛最大的贸易伙伴,遥遥领先于这个岛国的其他贸易伙伴——对一个仍与台湾保持外交往来的国家而言,这是不寻常的。中国买入所罗门群岛出口的木材、矿石、渔获、棕榈油,并为所罗门群岛供应从锅具、屋顶铁皮到塑料玩具等一切商品。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24日 来源时间:2019年04月23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