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美高官“文明冲突”论引发热议

作者:卢骁羿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207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印象》第176期
  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局局长基伦·斯金纳 (Kiron Skinner) 在上个月举办的一场智库会议上表示,美国与中国的竞争是“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她同时指出由于西方哲学思想对于中国的影响力有限,中国对于美国价值观的挑战将是“前所未有”的。斯金纳并没有就此打住,相反,作为一名非裔美国人,她还说道,“中国将是美国所面对的第一个非白人国家的强大竞争对手”。

   此番言论一出,中美舆论哗然,大洋两岸的媒体在此问题上达成了难得的一致,纷纷对斯金纳的言论进行抨击和批判。《华盛顿邮报》刊登文章,指责斯金纳历史知识的匮乏和外交智慧的欠缺。文章指出,冷战时期苏联对于美国价值观与意识形态的影响至今历历在目,而且作为黄种人国家的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就已经被美国视为强大的竞争对手。因为,将中国的竞争形容为“前所未有”和“第一个”是绝对错误的。《华盛顿邮报》进一步指出,斯金纳特意强调“非白人”的这种言论对美国的外交政策百害而无一利。这种种族主义的言论会进一步加深中国对于由美国建立起来的国际秩序的不信任,并将迫使北京采取更深层次和更激烈的举动来改变现有的国际秩序。

  美国《彭博新闻社》也撰文斥责斯金纳的言论,称其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文章认为,文明冲突这种言论从本质上更符合中国政府的利益。首先,中国政府一直以文化历史不同为由,拒绝引进普世价值观和美式民主;其次,北京不止一次地在公开场合表明,地区事务应当由该地区的国家协商解决,美国不应当插手这些事务。因此,斯金纳的“文明冲突”论将美国和中国彻底从文明中区分开,这将严重损害美国对于美式民主和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推进和实施。

   除美国媒体外,世界多国媒体也对斯金纳的言论嗤之以鼻。英国广播公司中文网援引中国学者的评论,指出“文明冲突论”完全是杞人忧天,对于解决两国之间摩擦没有任何帮助。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更是直言不讳的称斯金纳的文明冲突论 “是完全错误的”,美国政府不应该在中华文明与中国政府的官方意识形态之间划等号。《金融时报》也同时表示,“文明冲突论”可能会被中美两国狭义民族主义者,特别是“中国的反改革力量”所利用,导致中美关系的进一步恶化。日本媒体《外交学者》杂志则认为,“文明冲突论”之所以能够在近些年得到部分人的认同,其一是因为新一代的美国官员没有见证过中国改革开放前后的巨大差异,对于中美一系列联合公报没有深刻的记忆,因此他们对于中国的崛起有一种持续的担忧和负面的印象;其二则是因为国际社会新闻传播还是由西方媒体主导,“文明冲突论”很容易由这些媒体扩散,因此,为了打消西方对于中国的疑虑,中国媒体应当提升自身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力,并承担更多责任。

   中国媒体在斯金纳发表“文明冲突论”后的短短几天时间内就进行了强烈的回应。新华社评指出,斯金纳的言论“毒害国际合作,只会招致双输”。中华文明不会成为其它文明的威胁。在数日后的一篇有关于亚洲文明对话大会的报道中,新华网引用希腊总统帕夫洛普洛斯的发言,发表名为“倡导交流互鉴,反对’文明冲突’”的文章,直指斯金纳的论调。中国环球电视网发文表明,应当用“文明和睦”来代替“文明冲突”,并指出各国的智库应当对推动国家间对话与合作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今年是中美建交四十周年,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在这个具有纪念意义的年份里,中美关系却被贸易战、网络安全、台海形势变化和南海局势等诸问题蒙上了多层阴影。不可否认,中国已不再是十几年前韬光养晦,在国际事务上保持低调的国家,而美国也逐渐背离当初世界秩序和国际合作维护者的角色。因此,在两国的新政治背景下,双方更应当加强沟通、促进对话、避免误解,否则,类似于斯金纳这样充满傲慢和偏见的言论可能会层出不穷,并给本就已经紧张的中美关系火上浇油。

 新闻报道链接

 1)《彭博新闻社》: Clash of Civilizations’ Has No Place in U.S. Foreign Polic

 2)《华盛顿邮报》:Because China isn’t ‘Caucasian,’ the U.S. is planning for a ‘clash of civilizations.’ That could be dangerous

 3)《财经时报》中文网:中美矛盾是文明冲突吗? 

 4)英国广播公司中文网:中美贸易战:中美较量背后真的是文明冲突吗

 5)日本《外交学者杂志》:No, There Is No US-China ‘Clash of Civilizations’’

 6)新华社评:危险的中美“文明冲突说”.。

 7)新华网:倡导交流互鉴,反对“文明冲突”——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外方领导人致辞金句。 

8)中国环球电视网:Think tank's role in avoiding civilization clash

延伸阅读
斯金纳都说了什么?

  我不是低估冷战的严重性及核战争可能发生的现实—在冷战期间曾经有几次险些就发生核武器冲突但我们想到苏联及与它的竞争,那其实还是西方大家庭里的争斗。卡尔·马克思是德籍犹太人,他提出的哲学其实是更大的(西方)政治思想体系的一部分,其中还包含了古典自由主义的成分。所以我说,(冷战)是西方大家庭内的巨大争斗。

  苏联,--一部分在西方,一部分在东方--,但它提供了不少机会,使得我们在1975年签署了《赫尔辛基最后法案》。这个法案其实是很重要的一个西方概念,使得我们最终用人权敲开了苏联这个极权国家的大门。(《赫尔辛基最终法案》197581日签署,除阿尔巴尼亚之外的所有欧洲国家,包括美国和加拿大,签署了这一法案。法案内容之一是承认人权、移民和文化交流的重要性。)

  这对中国来说是不可能的。这是一场与不同文明和不同意识形态的较量,美国之前不曾有过这样的经历。

斯金纳还说,中国使得美国第一次进入与一个不是白人执掌政权的大国竞争。她的原话是,“令人关注的是,这是美国第一次将与一个非白人种族的大国展开竞争。”

  我们跟中国既有贸易之争,也有意识形态之争,中国要称霸全球,这是我们在最近几十年始料未及的。

中国的一些理念(可能与当年苏联的理念近似),但并不完全一样。我们必须摘掉玫瑰色眼镜,认清中国威胁的性质。当然,我想我们还是需要对中国的志向表示尊重。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我们与中国的问题不仅仅是贸易问题,贸易肯定不是最大的问题。我们在对中国做更深刻和广泛的评价。国务院是这一评估的牵头人,我们希望也搞一个类似X先生写的文章,即乔治·凯南的文章。任何政策都必须有底层的理论基础。(及当时美国驻苏联公使、后成为国务院政策规划局局长的乔治·凯南写的题为“苏联行为的根源”,文章署名X,1947年7月发表在《外交事务》杂志上。该文章成功预测了苏联最终的崩溃)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史文(Michael Swaine)在看到对斯金纳言论的报道之后发推说,如果报道属实,这是对中国威胁一个令人可怕的、以种族主义为基础的评估。这样的评估来自国务院的一名高官则更恶劣。显而易见,(在斯金纳看来),难道中国的问题不是制度问题,而是文化问题?我们每天都变得更加拙劣。

(英文原文)Not to make light of the Cold War, and the reality of nuclear war that could have happened — and the fact that we came close in some instances — but when we think about the Soviet Union and that competition, in a way it was a fight within the Western family. Karl Marx was a German Jew who developed a philosophy that was really within the larger body of political thought … that has some tenets even within classical liberalism. And so, in that way, I think it was a huge fight within the Western family.

And you could look at the Soviet Union — part West, part East — but it had some openings there that got us the Helsinki Final Act in 1975, which was a really important Western concept that opened the door really to undermine the Soviet Union, a totalitarian state, on human rights principles.

That’s not really possible with China. This is a fight with a really different civilization, and a different ideology, and the United States hasn’t had that before.

Skinner also claimed that China presented the first time that the United States faced a great power competitor who isn’t white.

“I think it’s also striking that it’s the first time that we will have a great power competitor that is not Caucasian,” Skinner said.

We see it as a more fundamental long-term threat,” Skinner told New America CEO Anne Marie Slaughter. “In China, we have an economic competitor, we have an ideological competitor, one that really does seek a global reach that many of us didn't expect a couple of decades ago.”

"Some of those tenets, but a little bit different," she answered. "I think we have to take the rose-colored glasses off and get real about the nature of the threat. And, I think we also have to give a kind of respect for, I think, what the Chinese seek to accomplish."

“Trade is not the only problem and maybe not the biggest in the long run with China,” Skinner said. “But we're now looking more deeply and broadly at China. And, I think State is in the lead in that broader attempt to get something like a Letter X for China, what Kennan wrote. You can't have a policy without an argument underneath it.”

“It was a really important Western concept that opened the door really to undermine the Soviet Union, a totalitarian state, on human rights principles,” she said. “That's not really possible with China.”


 Michael D. Swaine@Dalzell60

If accurate, this is a rather appalling, racist-based assessment of the nature of the Chinese threat. And coming from the State Dept. makes it even worse. Apparently the problem is not CN’s system; it’s Chinese culture? We sink to new lows every day.




延伸阅读
基伦·斯金纳小传
斯金纳1961年生于芝加哥,在加利福尼亚长大,高中毕业后进入加州一社区大学,后获杜鲁门总统奖学金进入在亚特兰大的传统黑人女子大学斯伯尔曼学院(Spelman College)获得政治学学士学位,之后进入哈佛大学,先后获得政治学硕士和博士学位。在进入政府前,她是位于匹兹堡安德鲁·梅隆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先后发表过两本与里根总统有关的著作。斯金纳从大学教授到高官似乎也很简单。2004
年小布什第二次竞选总统时她进入了竞选班子的外交政策小组。之后,她又被前美国众议院议长金里奇选入自己2011-2012年竞选共和党总统提名的竞选班子的外交政策顾问。金里奇竞选失败后,她成了当年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的高级外交政策顾问。2016年,她跻身进入特朗普组个组阁团队国家安全小组的成员,随后成为美国国务院的高级顾问。她在这个位置上滞留时间很短就返回大学教书,直到201894日美国国务卿蓬皮奥任命她为政策规划局局长。维基百科在对她的介绍中说,她是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和国务卿康蒂丽莎·赖斯的学生,但没有说是在什么地方和什么时候建立师生关系的。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4日 来源时间:2019年05月2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