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美国会阻击中国的“带路”工程吗?

作者:卢骁羿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161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印象》第180期 
--从美国高官言论看美国对华战略态势

  随着华为禁令和贸易战的持续发酵,中国关系不断恶化,很多人在感叹时事的同时,也十分困惑,为何中美之间变脸如此之快?其实,如果把时间倒转数月甚至是一年的时间,我们就可以观察到现在中美冲突的端倪。从美国副总统麦克·彭斯、前任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到现任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各种场合的对华言论中,不难看出美国已经将中国定位为全面竞争对手,并试图从各个领域逐一对于中国进行遏制。因此,通过分析这三位美国高官对于中国的言论,我们也许能一窥美国政府高层对于中国的态度,并更深刻的理解为何中美关系走到了如今这般田地。

  近期美国对于华为的禁令可谓是闻所未闻,短时间内一系列的措施令政商两界措手不及。然而,从今年二月开始,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就已经对华为展开了舆论攻势。在2019年2月11日,出访匈牙利的蓬佩奥对媒体表示,允许华为拓展在匈牙利的业务将会把匈牙利人民的隐私置于危险的境地,同时也会将匈牙利暴露在北京的剥削之下。[i]五月初,蓬佩奥在访问英国的时候再次提及华为,并直言使用华为将会威胁英国的信息安全,这也会大范围影响美国与英国的情报分享。[ii]在5月28日接受福克斯新闻台采访时,蓬佩奥更是直言道:“华为是中国政府的工具 (Instrument)…只要中国政府或者中国共产党需要华为所掌握的信息,那么华为几乎肯定就会提供给他们。”[iii] 副总统彭斯也在数日后接受采访时表示,“华为实际上就是中国共产党的附属品,如果让华为在我们国家或是我们的盟友国家发展5G业务,将会对我们的国家安全和公民的隐私安全产生损害”。[iv]从威胁隐私和信息安全到政府工具,可以清晰的看出,华为对于特朗普政府高层而言早已是中国刺探他国情报的一种武器,不论这种观点正确与否,美国政府将会在这个观点的基础上制定对华为政策。因此,近期的禁令就是这种观点的产物。如果这种对华为的观点持续在特朗普内阁中存在,那么华为对于美国而言将不仅仅是一个商业上的对手,而且还会是对于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敌人。因此,美国政府将会长期对于华为进行系统性的遏制,并可能采取不惜以经济利益为代价的措施对华为进行打压,直到美国政府认为华为不再对其和盟国的信息安全与隐私造成威胁。

  如果说美国对华为的遏制是针对单一公司的打压,那么贸易战则是美国对于中国一系列不信任与不满而共同作用产生的结果,这其中之一的作用力就是知识产权保护问题,这一问题也是美国国务卿和副总统曾反复在公开场合攻击中国的一个重要话题。早在2018年10月31日,蓬佩奥就敦促中国要表现得像一个正常国家,停止窃取他国知识产权。[v]在七个月之后,蓬佩奥在采访时表示,中国不仅窃取商业知识产权,更对军事知识产权下手,企图通过知识产权盗窃,在航空航天、人工智能、弹道导弹等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美国副总统彭斯在2018年10月4日的对华政策演讲中也指出,北京指示官员和商人通过一切手段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用来实现“中国制造2025”计划。彭斯同时指责道,中国政府要求美国公司用商业机密交换它们在中国营业的资格,中国政府也在协调甚至资助对美公司的收购业务,以期得到这些公司的知识产权。[vi]从蓬佩奥和彭斯的言论中不难得出一个结论,窃取知识产权被美国政府高层视为一个对维持美国长期在商业和军事领先地位的巨大威胁。因此,未来的中美贸易协定必然要包括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条款。虽然中国也在强调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但是由于法律体系、政治体系的不同,如何让知识产权保护既可以在中国切实可行,同时也符合美国标准,成为了一个考验双方领导者政治智慧的问题。总之,通过美国政府高层言论可以得到一个重要的结论,那就是知识产权问题是中美贸易冲突的一个主要焦点,如果北京与华盛顿给不能在这一问题上达成共识,贸易战的烟消云散几乎是不可能的。

  虽然近期贸易战和华为禁令占据了中美新闻报道的主流,但美国政府高层对于另一个话题的发声频率却更高一些,也更具有持续性。这个话题就是中国对于发展中国家的海外投资。从美国前国务卿蒂勒森开始,特朗普内阁就已经开始对中国的海外投资进行系统性的抨击。早在2017年10月18日,蒂勒森就指责中国在海外投资非但没有创造就业机会,反而使当地国家陷入债务危机。[vii]2018年2月1日,蒂勒森在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发表演讲时指责中国在拉丁美洲的投资项目无视自然环境保护和人权。他同时指出,中国投资的项目经常只用来自中国的工人,而且这些项目导致所在国家产生巨大的债务。在演讲的最后蒂勒森甚至扬言,拉丁美洲不需要一个只顾自己利益的新帝国主义力量的存在,中国政府投资项目应该成为过去时,而不是现在时或是未来时。[viii]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后,蒂勒森在乔治梅森大学发表演讲,再一次将矛头对准中国海外投资,只不过这一次的对象是非洲。蒂勒森指出,中国在非洲的投资项目并没有解决非洲基础设施建设不足的问题,也几乎没有为非洲创造新的工作机会。相反,中国的项目通过模糊的合同、掠夺性的借款操作、以及充满腐败的协议,使非洲国家越来越依赖中国。因此,中国的项目削弱了非洲国家的主权,为它们独立自主的发展模式设置了障碍。[ix]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蒂勒森被特朗普以推文的形式解雇而黯然离职时他正在非洲大陆批判中国所谓哦的新殖民主义政策。然而,美国对于中国在第三世界国家投资的打压并没有随着蒂勒森的离去而减轻。相反,在蓬佩奥履新之后,美国高层对于中国海外投资的批判反而变本加厉。

  在2018年10月19日,蓬佩奥在出访巴拿马时表示,“[中国] 国有企业投资明显 是不透明、不符合市场导向,是为了中国政府利益而不是巴拿马人民利益所考量的”。[x]2019年5月11日,蓬佩奥就中国在中东地区投资这一话题发表言论,指出中国海外投资伴随着债务陷阱,中国通过取消抵押品赎回权的方式使得这些债务服务于中国的政治与国家安全利益。[xi]在匈牙利,蓬佩奥说,来自中国的投资很可能导致匈牙利欠下政治与经济债务。副总统彭斯在对华政策演讲中也将中国的海外投资作为一个单独议题讨论。彭斯认为,中国在斯里兰卡通过以租借港口99年来抵押该国债务的行为是一个典型的通过使当地国家陷入债务陷阱而服务本国政治利益的案例。中国最终会通过这种方式获得在亚洲、非洲、欧洲和拉丁美洲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力。

  这三位美国政府高官对于中国海外投资的言论相对于他们有关贸易战和华为的言论可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眼下中美的矛盾主要还是集中在贸易战和华为禁令,在阻遏中国海外投资问题上还处于未雨绸缪的阶段,国会通过的BUILD ACT也还没有产生任何效益的阶段。但是,美国当下对华为奋不顾身的打压和不惜以将自己的将自己的经济拖入萧条的代价与中国打贸易战都告诉我们,美国对中国的外海外投资从兴风作浪到采取行动也许只是时间问题。

从美国政府高层对于华为、知识产权和中国海外投资的言论中可以看出,虽然特朗普总统与习近平主席互以朋友相称,但特朗普身边的官员们对于中国采取的则是一种遏制与打压的态度。回顾副总统与两任国务卿的言论,我们可以意识到华为禁令和贸易战的爆发不是偶然,而是长期以来特朗普内阁对华政策的必然结果。因此,结合这三位高层官员对于中国海外投资的言论,并回顾他们对华为和中国知识产权问题的批评时如何变成具体的政策的过程,我们似乎可以基本判定,华盛顿遏制中国的第三把杀手锏可能是破坏中国的“带路“倡议和实践。不论中国政府高层对于中美合作持何种积极态度,大洋彼岸的美国同僚在言谈中早已将中国视为巨大威胁。因此,中国领导人在调整中美关系并有效滞缓美国对华为的打压和在贸易问题上的有效周旋的同时,需要有备无患,全面评估美国可能对“带路”工程的骚扰和破坏,切实做好与发达和发展中国家“建立命运共同体”的功课,在自己做好透明和公开的同时,增加工程伙伴,并让带路沿线国家自己站出来讲话。只有如此,中国才能避免在华为和贸易冲突后又与美国在海外投资舞台短兵相接。

参考链接


[vii] 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 International studies: Defining Our Relationship with India for the Next Century: An Address by U.S. Secretary of State Rex Tillerson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24日 来源时间:2019年06月2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