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从卡特说特朗普“坏话”所想到的……

作者:王艺蒨   来源:  已有 450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印象》第184期

(2019年6月28日,卡特总统和历史学家米昌)

    6月28日,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在佛吉尼亚州卡特中心每年一次的夏季周末募捐活动中的一个座谈中接受著名历史学家米昌(Jon Meacham)的提问,对特朗普2016年大选总统提出质疑。《今日美国》记者苏珊·蓓姬(Susan Page) 在当天发布推特,以对话的形式还原了卡特的言论:

    
 “如果进行全面的调查就不难发现,特朗普并没有在2016年的大选中获胜…他当的选无非是得益于俄罗斯人的干预。”

     “请问您是指特朗普总统的当选是不合法的吗?”

     “既然我无法撤回我所说过的话,那么刚才的言论就是我的观点。”


(6月28日,记者苏珊·蓓姬的推特)

     一石激起千层浪,该推特迅速获得广泛关注,截至目前已被转发超过两万次。面对“非法总统”的犀利评论,特朗普自然不会按兵不动。次日,特朗普就在G20峰会新闻记者会上予以回击,称帮助自己赢得总统之位的不是任何人,而是自己。虽然美国各界对俄罗斯2016年干预大选的指责一直是一浪高过一浪,司法部也成立专门委员会对此进行了调查(结论模棱两可),特朗普始终坚持:一、俄罗斯没有对美国选举做任何和手脚;二、他自己赢得合情合理。在表示震惊之余,特朗普指出卡特此番言论的关键原因是代表民主党人发声。当然,特朗普是一个听不进去任何不同意见的人,他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卡特。他不仅否认卡特的“指控”,还对自己的前辈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抨击。“他是个好人,但他是个糟糕的总统,”特朗普发推说。他甚至表示自己替卡特“感到悲哀”,因为即便在党内,他也不过是一位“被遗忘的总统。”

(6月28日,特朗普在与普京会面时开玩笑称不要介入2020总统大选)

     在此之前,卡特与特朗普的关系说不上好,但是绝对没有太多的恶意。特朗普曾经是民主党人,也曾向包括卡特这样的民主党人和他们的竞选捐过款。2016年,当有记者问卡特总统哪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卡特表示,如果是在克鲁兹(德克萨斯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和特朗普之间取舍的话,他会选特朗普,因为克鲁兹思想僵化,而特朗普没有成型的意识形态和宗教信仰。

    2017年,针对“通俄门”事件,卡特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他并不认为俄罗斯操控了足够多的票数以改写2016年大选的结果,更直言卡特中心也因叙利亚问题与俄方有密切联系。卡特甚至对特朗普颇为袒护,认为“相较于其他总统,媒体对他(特朗普)有些过分苛刻了。”这一年3月,白宫特派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亚太事务的博明向卡特通报朝鲜半岛的局势,并要求卡特不要在这个问题上说什么或做什么。卡特欣然允诺。

(2017年10月28日,特朗普总统对卡特总统对自己的赞扬表示感谢并抨击媒体对自己的不实报道
    
2018年,在特朗普表示要用“火和实力”(fire and power) 灭了平壤之后,卡特对特朗普的看法有了巨大转变,他开始在公开场合批评特朗普,并指责他不讲实话。他表示特朗普在制定美国外交政策时不考虑人权因素有损于美国的形象和软实力。他对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协议的决定极为反感,认为此举只会加剧中东的动荡和不安。他坚决反对特朗普要用武力解决朝鲜半岛核危机的言谈话语,并在《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为以和平方式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建言献策。不过,在特朗普表示愿意与金正恩见面并就无核化举行峰会后,卡特又对特朗普的决定赞不绝口。
    
2019年年初,在卡特中心举办纪念中美建交四十周年的研讨会后,卡特分别给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写信,为如何修复中美关系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今年四月,特朗普给卡特打电话,称赞他的信写得很美,并向卡特解释他为何要对中国施压。特朗普在电话中对“中国正在赶超美国”表示担忧。卡特对特朗普说,他认为中美目前的问题主要是因为各自不同的政策使然。他说,中国自1979年后大力兴建基础设施,而美国却趋于将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其他国家,成为“世界上最好战的国家”,并在军费开支上“浪费”了3万亿美元。

(2019年1月18日,总统卡特在亚特兰大卡特中心出席纪念中美建交40周年国际研讨会,图为卡特走过与邓小平握手的背景照片。(中新社

     在卡特6月28日关于特朗普是“非法”总统的评论“外泄”之后(活动是卡特中心的闭门活动,由参加者未经允许通过社交媒体报出)之后,美国国内和国际媒体对此事进行了连篇累牍的报道。《华盛顿邮报》转发了美联社的报道,而美联社的报道直接引用了卡特的原话和特朗普在记者招待会上的言论,并简单介绍了2017年“通俄门”事件的相关背景。英国《卫报》以“善良的人,糟糕的总统”为题目,更为详尽地报道了特朗普的回应。根据该报道,特朗普还说,卡特在位期间应对伊朗人质危机无表现拙劣,称他几乎是被伊朗“绑架”。而政治倾向更为明显的福克斯不仅利用特朗普“糟糕总统”的评价大做文章,更不忘赞扬共和党在2016年大选中的成绩。该篇新闻引用特朗普的话,“我赢了密歇根,我赢了威斯康星,我赢了宾夕法尼亚,我赢了许多历来在选举中都是民主党的天下的州。”福克斯肯定了大选的胜利应归功于特朗普更为睿智和努力的竞选活动,这也与特朗普“选举胜利源于自己”的言论不谋而合。

(卡特总统在佐治亚州教授主日学。
Photograph: Curtis Compton/AP)

     《中美印象》认为,卡特在闭门会议中指责特朗普当选“非法”变成重大新闻一事为我们更好地了解美国提供了不少坐标:一、在社交媒体无孔不入的今天,任何私下评论都会变成是公开的声明。二、美国媒体(西方媒体)不受政府监督,没有口径的限制,不受维稳的禁锢,对任何可能引起读者兴趣的内容都会大张旗鼓地报道(比如英国媒体今天爆料英国驻美大使给英国政府发的说特朗普政府弱智无能的密电,特朗普闻讯大怒,声称他的政府今后不会再跟这位大使有任何往来)。三、言论自由是美国建国以来一直奉为金科玉律的准则,作为公民,卡特总统可以对任何人或事“说三道四”而不会因言获罪(美国联邦上诉法院今天刚刚做出判决,特朗普不能在自己的推特屏蔽那些对他极尽批评和挖苦的的推特账户,因为他们的言论自由必须得到保护,特朗普的做法是违宪的)。四、美国社会保护言论和信息流动自由值得其他国家效仿,但这种自由也为像俄罗斯这样的国家干预美国政治提供的极好的条件和机会。美国情报部门认定俄罗斯在2016年干预了美国大选,其干预手段主要是通过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五、美国一些政治领导都曾假公济私,用国家公器惩罚那些不支持他们的政策的组织和个人;比如在尼克松和奥巴马执政期间,联邦税务局都通过审计打击总统的政敌。可以想象,如果要报复,特朗普可以轻而易举地通过各种手段阻止卡特中心向联邦政府部门申请经费,特别是从美国国际开发总署(USAID)。不过,这样做的风险自然很大,特朗普在“反击”卡特的时候,也只拿他做总统的政策说事,并说卡特是好人,这次“胡言乱语”不过是民主党政治攻势的马前卒。
    
有人可以说言论自由会引发社会问题,前任总统和现任总统隔空“骂仗”有失体统,是美国正在走下坡路的“乱象”之一。然而,人们是不是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看待这一问题:一个媒体可以不受限制地报道政务和公民可以不担惊受怕地批评自己的领导人的国家,它的政情更稳定,社会更健康,发展更稳定,胸怀更宽广。一味的禁止媒体和个人对国家政治的正常评论并不一定有利于建立社会与政府之间的信任,更不利于监督大权在握的政治领导人可能发生的专权或渎职。


(2019年5月13日,特朗普祝福卡特从髋骨手术中早日康复

新闻报道链接

1、华盛顿邮报:Trump dismisses Carter’s attacks on his legitimacy

2、卫报:'Nice man, terrible president': Trump fires back at Jimmy Carter

3、福克斯:Trump slams 'terrible' Jimmy Carter as 'forgotten president' after suggestion 2016 win was 'illegitimate'

4、CNN: Jimmy Carter calls US exit from Iran nuclear deal 'serious mistake,' then talks health

5、纽约时报:Jimmy Carter Lusts for a Trump Posting

6、北京日报:前总统卡特称特朗普为“非法总统”,特朗普两个字回击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0日 来源时间:2019年07月10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