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2019年美国对台军售形势分析! 我们该怎么做?

作者:曾庆鸣   来源:国观智库  已有 23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导言
  美国国务院于2019年7月8日通过了两项超过22亿美元武器装备的对台军售法案。该项法案将允许美国对台出售约250枚毒刺导弹、108辆M1A2“艾布拉姆斯”坦克、14辆M88A2坦克抢修车、16辆M1070A1重型装备运输车和弹药支持系统等价值超过22亿美元的武器装备及辅助设备。
  这次通过的对台军售法案,距离特朗普政府上次通过涉台军售法案仅仅过去三个月,成为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第四笔也是数额最大的一笔对台军售法案。
  2019年第一季度,美国已经通过了一项对台“重大军售”及八项“军售后续履约”。此次美国通过对台军售法案正值G20大阪峰会中美磋商后,特朗普政府通过打“台湾牌”的手段触碰中国安全红线,颇有对北京“回马枪”、“下马威”之势。
  从此次对台军售事件可见,中美建交之初对台问题的纲领性文件《中美联合声明》、及之后签订的专门针对美国对台军事援助的协议《八一七公报》并不能有效规制美国。相反,美国通过发布《与台湾关系法》来钻中美关于台湾已经达成协议的空子,频繁向台湾出售军备。
  我们应该看到特朗普政府利用军售炒作台湾问题的长期性。未来,特朗普仍将把对台军售作为筹码,在各种对华谈判中反复使用。
  ▍历史回顾
  事实上,中美建交与美台断交并没有使美国对台军售和军事援助实质性中断。1979年美国宣布与台湾断交与中国大陆建交后,美国国会旋即起草并通过《与台湾关系法》。《与台湾关系法》认为“西太平洋地区的和平及安定符合美国的政治、安全及经济利益,而且是国际关切的事务;任何企图以非和平方式来决定台湾的前途之举,将被视为对西太平洋地区和平及安定的威胁,而为美国所严重关切”,并明确规定美国为了“确保台湾海峡安全、和平及稳定并保障台湾人民的声明、财产及福祉”,能够对台出售“防御性武器”。为了应对来自大陆的威胁,台湾自1949年以后就是购买美国武器的“老客户”和美国对外军事援助的“重点照顾对象”。该法案意在摆脱与大陆建交后所面临的对台军售合法性问题。
  1982年中美两国签署的《八一七公报》直接针对美国对台军售问题,规定美国对台军售军备必须为防御性武器,且在数量和质量上必须逐年减少。此公报并未对美国向台出售军备戴上“紧箍咒”。
  《八一七公报》签署后美国仍然向台湾出售诸如F105战机,诺克斯级战舰,屠牛式飞弹等武器军备。1989年老布什政府还对台出售了F16战机等足以提升台湾在与大陆军事实力对比中地位的先进武器装备。1992年老布什政府又通过了总价60亿美元的150架F16战斗机军售法案。2001年4月23日决定向台湾出售1992年以来的最大规模和数额的一批先进武器包括三项重要武器装备:8艘柴油动力潜舰、12架P3C长程定翼反潜机及6套爱国者三型飞弹及附属性能提升系统等,总价约71亿美元,2008年10月在其离任之前,又宣布了高达64亿美元的军售;最近的是奥巴马政府的两次军售,2010年1月30日宣布64亿美元的对台军售,2011年9月21日宣布为台“改装”其现有的F-16A/B战斗机,售台军用飞机零配件并提供有关训练项目,总额达58.52亿美元。
  事实上,2011年后美国不在对台大规模出售军备,原因在于在陆台两方军事实力对比格局严重失衡,大陆方面拥有压倒性优势的态势下,一旦大陆决意武力收复台湾,台湾只能坐等“被统一”。因此,单纯军事角度的传统对比式评估原则已经完全可用于台湾海峡,美国对台军售、台湾大规模采购美国军备以维持台海军力平衡的举措早已失去其现实意义。
  ▍对台军售的安全逻辑
  然而,特朗普政府着手打台湾牌的一大举措就是通过《台湾保障法》、《亚洲再保证法》两法,进而促进美国对台军售。笔者认为,特朗普政府对台政策以及台湾对美国军售态度的安全逻辑可以细分为几点讨论。
  第一,当前台海两岸军事实力对比依然失衡,美国为维持现状很有可能保持对台湾的战略承诺,以增强台湾的战略信心。美国对台军售将使台湾产生安全依赖美国、“以武拒统”的幻想,认为美国通过对台军售实际上表达的是对台湾叫板大陆“政治上”的支持。以美国对台军售为契机推进“一中一台”、“台湾独立”。对于台湾当局而言,通过购买美国军备这种上缴安全“保护费”以换取美国安全承诺的方式已经形成了思维定式。
  第二,从安全方面而言,美国频繁推动对台军售议程以此维系美国的对台影响,体现出在中美关系层面,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议价能力不断下降,美国正面临着被边缘化的风险。因此美国通过对台军售将 “域外势力”的地位重新扳回“直接当事国”,重申其在亚太的军事存在和地缘影响力。所以我们必须认清楚,美国对台战略目标的终极导向并不是台湾,而是中国大陆。同时,台湾问题在中美关系中的地位和重要性正在经受其他更加重要议题的削弱。近几年来中美两国关于台湾问题的摩擦已经渐渐被两国经贸摩擦,全球政治经济领导力竞争、国际制度主导权竞争所取代。美方的政策焦点早已从“保卫台湾安全”转到了与中国博弈的其他方向。中国大陆近年来对台让利政策已经对台湾人民产生极大的吸引力,台湾当局执政合法性不断下降,对美国离心力不断增强。在此背景下,美国通过对台军售拉拢台湾,增强美台间的向心力。
  第三,美国推出的“以台制华”、“以台遏华”战略,实质上是通过均衡两岸军力对比现状以长期维持中国两岸分裂现状,让大陆方面打消“轻而易举统一台湾”的念头。通过对台军售武装台湾,使台湾在安全上与美国建立完全依赖关系。台湾是美国封锁中国的“三条岛链”战略最前沿的一环,只是美国“以台制华”伎俩中的一枚棋子。另一方面,美国成为台湾“挟洋自重”叫板大陆的靠山,台湾当局通过对大陆频繁打出“美国牌”,大有“联美抗陆”之势,殊不知自身已被美国全面封锁围堵中国的战车所捆绑。
  第四,美国对台军售实质上是美国向全球尤其是亚洲地区盟友传达“中国安全威胁”的警告,促使美国亚洲盟友体系如澳大利亚、日本、韩国等在对华安全遏制议题上向美国靠拢。台湾是美国对华“接触遏制”战略最重要的一环,一旦大陆打开美国对华封锁岛链,美在亚太地区的军事支配权将明显削弱。美国战略重心抽身中东泥潭后确立了重新执掌亚洲军事霸权地位的目标,其直接指向就是在亚太地区存在感日益增强的中国。遏制中国最可行、效率最高的手段就是所谓的“长期维护中国大陆与台湾分离局面”,“武装台湾”给中国大陆统一台湾制造“绊脚石”。
  ▍对台军售的时机选择与笔者政策建议
  研究2019年特朗普政府第二轮对台军售的时机选择,是此次得出政策建议的突破点。
  此次对台军售的时机,恰巧在2019年大阪G20峰会中美磋商结束后,正值中美贸易战高峰期,可以将其理解为特朗普在G20中美磋商后给中国的一次“回马枪”。此次对台军售是美国希望通过打“台湾牌”以争取在中美贸易战谈判中更多的筹码,以“武装台湾”要挟中国大陆从而在谈判桌上达成更有利于美国的协议。另一方面,美国通过对台军售稍微抵消由中美贸易摩擦带给美国一侧的经济损失,缓解美国经济压力。
  综上,笔者政策建议如下几点:
  第一,建立对美国对台军售相关实体黑名单。
  近期中国宣布将所有与对台军售相关的企业列入黑名单。我们需要做的更多,不仅要建立对台军售企业的黑名单,还要把一切对台军售推动机制内的实体列入制裁黑名单。
  美国对台军售的推动机制由一系列实体构成。首先是直接利益相关者--美国的军工军火体系。由美国军工体系构成的美国对外军火“战争财”体系撑起美国经济的“半边天”。毫不留情地说,战争就是美国经济的推动器,发动战争以牟取高额利润在美国外交行为中屡见不鲜。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军火供应商,其军火经济“一本万利”,美国通过向全世界出售军火获得巨大经济效应,同时给美国社会、经济带来了持续增长。国家军事机构、军工科研机构及军火贩卖商形成了所谓的“军事-科研-企业”复合体,它们相互支撑促进,伺机在发生武装冲突时大赚一笔。对台大量出口军火能够有效刺激美国经济,同时创造大量相关岗位和企业,部分缓解美国现阶段所面临的劳动力失业困境,这对于一直号召“美国优先”、“制造业回流”,奉行经济民族主义的特朗普政府而言“有利无害”。
  第二是间接利益相关者--美国反华好战政客、右翼智库、学者、媒体等反华利益集团。反华政客与美国军工企业相互联结,政客通过促成美国对外军售法案使美国军工企业能够向外大量销售军火,与此同时政客得到军火企业的回扣。美国右翼智库、学者、媒体等通过在社会舆论、政府层面大肆煽动、炒作中美对立,反中护台的氛围,间接推动美国反华政治的发展以期政府采取对华强硬姿态,从而增加对台军售的次数和规模。
  因此,对这些对台军售产生直接间接影响的实体应施行“拉黑”举措,限制、排斥、驱逐其在华活动,并积极动用中国国际经济影响力限制其资金来源,打压其国际传播面。
  第二,减少对台政策中经济让利的程度。
  现阶段中国大陆对台政策中经济让利成分较大,对台政策对象尚未达到完全明确的程度。
  我们必须要谨慎划分、界定对台经济优惠对象。中国大陆对台经济让利绝对不能流向台湾当局,出现“台湾当局拿着中国大陆的经济让利来购买美国的军备”的局面。中国大陆近年来为吸引台湾所做出的经济让利收效方面值得反思。笔者认为缺乏明确机制和对象的对台优惠和让利会增长台湾的嚣张气焰,可能会利用大陆经济让利购买美国军备。
  第三,制裁台湾岛内对美军购游说集团。
  在陆台军力严重失衡的背景下,台湾唯一能够抗衡大陆的举措就是将美国牵扯进来,以期“以武拒统”、“拥美自立”。尤其是对于“台独”势力而言,它们将美国对台军售误解为美国对“台独”运动和势力的支持。实质上美国并不希望“台独”运动取得进展,其政策目标是在不触碰大陆底线的情况下,维持现有美台关系。
  近年来,台湾兴起了由“台独”利益集团主张的“国防自主”政策导向,即结合国防及国内民生产业,举凡国防武器研发、量产、部署及维修,尽量由台湾国内高科技产业配合国防作战需求的倾向。这类“台独”集团往往冲在对美军购游说的最前沿,以期购入美国军事科技从而实现台湾防卫的自给自足。这类“台独”游说集团积极对美国政界、企业界展开游说,是美国对台军售的重要推动者。不仅要将“台独”团体列入黑名单,更要严厉、精准地制裁此类游说集团。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8日 来源时间:2019年07月15日
分享到:

留 言

智库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