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ACADEMIC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博尔顿:小心中美文明的冲突!

作者: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已有 127人浏览 放大  缩小
  本期编译:罗灏婷 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
  本期校对:柯曼琪 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

  文章信息
  原标题:John Bolton is warning of a “Clash of Civilizations” with China. Here are the five things you need to know
  来源:the Washington Post

  作者信息
  保罗·马斯格雷夫(Paul Musgrave),马萨诸塞大学政治学习阿姆赫斯特分校(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政治学系助理教授

  编译摘选

  内容摘要:长期以来,美国政府一直对“文明的冲突”持否定态度,但特朗普政府官员的一些言论让人不禁怀疑,“文明的冲突”是否已成为美国政府制定政策的核心原则之一。专家学者们表示,“文明的冲突”这一说法是误导性的,不利于世界局势的稳定。

  专家学者们表示,“文明的冲突”这一说法具有误导性,不利于世界的稳定。
  将国际政治定义为“文明的冲突”这一说法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野。今年4月,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事务主任基论·斯金纳(Kiron Skinner)将中美关系描述为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而在本周二,据报道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称中美关系中包含了“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所说的文明的冲突元素”,这些言论遭到了包括中国领导人在内的中国作家、媒体和官员的强烈指责,他们认为“文明的冲突”这一说法是“愚蠢”且“危险”的。
  那么到底什么是“文明的冲突”以及为什么它如此具有争议呢?
  1、“文明的冲突”反映的是对冷战后世界的解读。
  尽管这个词最初是由伯纳德·路易斯(Bernard Lewis)提出的世界政治术语,并出现在路易斯1990年发表于《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的一篇着名文章中,但如今人们更多地将它与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1993年发表于《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的一篇文章相联系。(亨廷顿后来将这一观点详细阐述成书,即1996年出版的《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塑》一书)
  亨廷顿认为,冷战后世界冲突的根源不再是经济与政治的分歧,“冲突的主要根源将是文化”,“文明之间的断层将成为未来的战线”。
  这篇文章在当时引起了轰动,部分原因是它和其他对冷战后世界否认解读截然不同,比如说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1989年提出的观点认为,西方在融合自由主义民主与资本主义方面没有遇到任何的挑战。亨廷顿对未来更为悲观的看法与福山的观点相冲突,他得出这个观点的背景是南斯拉夫内战——一场由宗教与种族分裂引起腥风血雨。
  在亨廷顿看来,“文明”是共享基本特征的最高文化实体。他认为尽管我们可以将一个德国村庄和一个意大利村庄均归视为欧洲大家庭的一员,但欧洲文化与阿拉伯或中国文化之间则没有如此深厚的联系。文明的边界既可以包括也可以分割现有的政治边界。
  亨廷顿认为,文明会导致冲突的原因是政治边界与文明边界之间的不匹配,当人们试图重新绘制地图来使其与文明的边界更契合时,这种不匹配就会导致冲突与分裂。
  文明之间的相互嫉妒与竞争同样会导致冲突,文明之间的差异不仅棘手而且带有暴力色彩,因为它们“远比政治意识形态与政治政权之间的差异来得根本”,亨廷顿认为,由于西方文明在全球文化体系中长期占据主导地位,这种冲突会导致非西方文明对西方文明的挑战。
  2、2001年的911事件让“文明的冲突”这一概念死灰复燃。
  “文明的冲突”这一概念曾在学者和评论家们之间引起了一场持续了整个90年代的争论,尽管这本书极其畅销,但对它的学术评论大多非常负面。
  然而,911恐怖袭击事件扭转了这一局面,美国的媒体纷纷转向亨廷顿、路易斯等人,去寻找理解这个全新世界的理论依据。
  在这次恐怖袭击之后,很多人认为“冲突”理论是预见性的。亨廷顿追随路易斯的观点,在1993年发表了一篇文章,认为最关键的“文明的冲突”将发生在伊斯兰世界与西方世界之间,并极具争议性地总结道,“伊斯兰世界有着血腥的边界”,即便批评人士不断重申并加强了他们对该理论及其依据的批判,亨廷顿的理论仍然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3、长期以来,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们一直拒绝从文明角度来制定政策。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一再反对“文明的冲突”理论。1998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在联合国演讲时严厉批评了认为“西方文明和价值观与伊斯兰文明和价值观之间存在不可避免的冲突”的观点,“我认为这是大错特错”,他说道。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F Kerry)在巴黎发生恐怖袭击后,发表言论称ISIS与西方之间的冲突“不是文明的冲突”,因为“这些恐怖分子向所有文明宣战”。在2016年,时任总统奥巴马在给巴尔的摩(Baltimore)的伊斯兰协会发表讲话时说,他们的存在“清楚地表明这不是西方文明与伊斯兰文明之间的冲突”,而是“世界上爱好和平的绝大多数穆斯林与激进的极少数穆斯林之间的斗争”。
  政府官员和评论家们拒绝接受“冲突”理论的原因在于,他们担心承认“冲突”会对基地组织(al-Qaeda)和其他极端组织有利,2015年,前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总结道,“它有助于制造文明的冲突,而这种冲突实际上是ISIS和其他极端圣战分子招募成员的工具,他们利用冲突来表明自己是在与西方作战……如果你是穆斯林,你必须加入我们”。(讽刺的是,一些专家现在担心“冲突”言论可能会动员西方极端右翼分子。)
  4、大多数学者并不认为文明之间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
  尽管亨廷顿的观点遭到了官方的否定,其理论仍然广泛地出现在大学课程中。根据“开放教学大纲项目”(Open Syllabus Project)收集分析来自80多个国家700万个英语教学大纲得出的数据,前面提及的亨廷顿的那篇文章和书位列所有课程指定书目的第28位,比《哈姆雷特》还要受欢迎,尤其是在政治学、历史和社会学课程中。
  但很少有老师是因为认可其“冲突”理论而指定学生阅读的,相反,他们是为了让学生学会如何解构并分析一个理论。
  卡托研究所(the Cato Institute)学者艾玛·阿什福德(Emma Ashford)发现,支撑亨廷顿理论的论据是十分薄弱的,找到反驳它的有力证据并不难。在亨廷顿理论发表后的几十年里,世界相较于以前要更为平静,乌普萨拉冲突数据项目(Uppsala Conflict Data Program)收集的数据显示,近年来与战争有关的死亡最多发生在叙利亚、阿富汗、伊拉克和也门,这些国家均不符合亨廷顿的设想,同样,尽管有“血腥的边界”,穆斯林发动的恐怖主义袭击的大多数受害者本身就是穆斯林。
  即便是在理论层面,亨廷顿的文明观也被认为是不连贯和过于简化的。国际关系理论家帕特里克·撒迪厄斯·杰克逊(Patrick Thaddeus Jackson)指出,文明的边界并非如亨廷顿所说的那样固定,其性质也不是一成不变,相反,文明随时间不断改变,无论是文明的内部还是不同文明彼此之间的关系,简单地说,冲突显然不是文明相互联系的唯一途径。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学者注意到亨廷顿的观点与早期的种族主义着作有相似之处,这让一些人怀疑他的观点是否仅仅是用复杂的语言来粉饰偏见。
  然而一些学者担心,文明的冲突会成为一种自证的理论,正如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的教授史蒂夫·沃德(Steve Ward)近期在《猴笼》一书中写道,如果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将中国视为在本质上与美国不同的国家,其后果可能是危险的。
  5、特朗普政府对待“冲突”理论的态度更为开放,但却前后矛盾。
  自特朗普2016年赢得大选以来,不少专家学者便密切关注这届美国政府是否将奉行一种基于“冲突”理论的政策,然而事实证明,特朗普并没有明确地推行“冲突”式外交政策。
  美国国务院已经和斯金纳的言论划清了界限,其中一位高级官员拒绝使用“文明的冲突”这一说法,而是将中国描述为“战略性竞争对手”,特朗普本人也致力于改善与朝鲜的关系,同时维护与沙特阿拉伯等国的关系。
  但在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对伊朗的强硬政策,以及特朗普对奉行非自由主义和文化沙文主义的领导人,例如匈牙利总理维克多·奥班(Viktor Orban)的友好态度,让美国的对外政策看起来似乎符合“冲突”的逻辑。经常批评特朗普的《美国保守派》(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主编认为,在支持这位总统的民族主义保守派思想中,亨廷顿的理论影响是最主要的。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特朗普的移民政策,特朗普偏爱来自相似文化背景国家的移民,对4位民主党女议员(均为有色人种)的种族主义和本土主义式攻击,禁止来自几个以穆斯林人口为主国家的游客,以及通过法律程序、强制执行和构建边境墙的手段来极力阻止拉丁美洲国家的移民等,而移民政策实际上是这一系列行为的缩影。
  不过,这并不能证明亨廷顿几十年前的着作就是政府的核心原则,即便他的观点与特朗普的政策有许多共鸣,特朗普也不需要成为他的忠实拥护者。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27日 来源时间:2019年07月25日
分享到:

留 言

学术ACADEMIC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