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美国人口趋势:15岁以下儿童中白人已不足半

作者:威廉•弗雷(William H. Frey)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15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编者按
  2019年6月20日,美国人口调查局发布2018年美国人口状况估算。本文是对相关数据的全面分析,其中凸显,美国15岁以下人口中,非西班牙裔白人居民占总人口比重首次下降到不足一半。新的数据显示,美国人口的种族构成日渐多元。
  本文作者威廉弗雷(William H. Frey)生于1947年,人口学者,现任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大都市政策项目高级研究员,研究领域包括都市人口、人口迁移、移民、种族、老龄化、人口统计。近着为《Diversity Explosion: How New Racial Demographics are Remaking America》(Brookings Press,2014)。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是一家美国非营利政策智库,创办于1916年,主要研究社会科学尤其是经济与发展、都市政策、政府、外交政策以及全球经济发展等议题,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据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智库与公民社会项目”(TTCSP)2019年1月发布的《全球智库报告2018》(2018 Global Go To Think Tank Index Report),布鲁金斯学会在“全球顶级智库(美国和非美国)”分类排名中列第1位。
  本文原题“Less than half of US children under 15 are white, census shows”,2019年6月24日发布于布鲁金斯学会网页。以下是对原文的全文翻译。
  发布该文不代表我们认可文中观点,请读者明察。

  美国人口调查局(U.S. Census Bureau)新发布的2018年人口状况估算显示,美国15岁以下的人口中,非西班牙裔白人居民占总人口的比重首次下降到不足一半(49.9%)。新数据凸显美国人口的种族构成日趋多元,今日,非西班牙裔白人仅占总居住人口的五分之三(60.4%)略多。但15岁以下白人少年儿童成为同年龄段群体中的少数族裔,这一令人惊讶的事实表明,随着白人走向衰老,美国的种族多样化趋势正在“自下而上”地渗透。预计这一现象将持续存在,鉴于那些种族构成日益多元化的群体将在美国未来的人口和经济中扮演关键角色,关注儿童和年轻家庭的机构必须主动考虑他们的利益诉求。
  全国所有居民及15岁以下儿童的种族/民族构成变化可见图1。自1980年以来,上述两个群体中白人所占份额逐渐缩小,而当时非洲裔美国人是数量最具优势的非白人群体。自那以后,尤其是西班牙裔人口占比的增长相当可观,随后亚裔人口复制了这一趋势。

*族群中无西
班牙裔成员。资料来源:William H. Frey对美国人口调查局2019年6月20日发布的人口状况估算的分析。
  2018 年,加总后的非白人人口——黑人、西班牙裔、亚裔、自我识别为跨种族及其他种族的人口——首次在15岁以下人口中占据绝对优势(50.1%,2017年为49.8%),而西班牙裔在该年龄段人口占比超过四分之一。正如后面会仔细分析的那样,这一趋势部分是由于上述部分群体人口增长所致。但白人逐渐老龄化,年轻白人人口数量逐渐下降,亦是构成这一趋势的原因。
  15岁以下人口是Z一代(2018年年龄在21岁及以下)的一部分,他们使Z一代(50.9%是白人)比千禧一代(55.1%是白人)和X一代(59.7%是白人)人口构成更加多元化。若考虑种族-族群分布,Z一代也尤为特殊,因为婴儿潮一代及更早世代的白人人口占比超过70%。除了白人人口所占比例不同以外,各世代其他和非白人群体的代表性也存在差异。虽然西班牙裔是千禧一代和Z一代首要的非白人群体,但黑人在婴儿潮和更年长的非白人群体中数量占据优势。(表1)
*族群中无西班牙裔成员。**美洲印第安人和阿拉斯加土着(非西班牙裔)。
资料来源:William H. Frey对美国人口调查局2019年6月20日发布的人口状况估算的分析。
  年轻一代种族多元化的趋势正在扩散
  并非全美每一个地方15岁以下人群都呈现出种族多元化的特征。但是这一模式正开始扩散。新的人口调查数据揭示,在14个州外加首都华盛顿特区,15岁以下白人属于该年龄段群体的少数族裔;夏威夷州遥遥领先,只有14.6%的少年儿童是白人。美国人口最多的四个州即加利福尼亚州、德克萨斯州、佛罗里达州和纽约州也在名单之列。在加利福尼亚州,15岁以下人口中,只有大约四分之一为白人,而西班牙裔占据半数。在新墨西哥州,西班牙裔人口增长至60%。在马里兰州、佐治亚州和密西西比州,黑人是人数最具优势的非白人群体;在阿拉斯加州,印第安人/阿拉斯加土着是最大的少数族裔。

  除了这14个州以外,包括伊利诺伊州、康涅狄格州、华盛顿州和科罗拉多州在内,另有11个州的15岁以下人口中,种族/族群意义上的少数民族占居民人数的至少40%。在这些以及白人儿童数量更具优势的州(新英格兰、阿巴拉契亚和中西部),自2010年以来,多元化程度有所增加,当年只有10个州加上华盛顿特区存在15岁以下白人属于该年龄段少数族裔人群的情况。2000年,只有6个州加华盛顿特区是这样的情况。
  在美国100个规模最大的大都会地区,人口分布也呈现出同样态势:在其中42个都会区,白人在15岁以下人口中属于少数族裔,而在另外22个都会区,白人占比未超过60%。那42个都会区涵盖了美国大多数大城市,以及美国儿童人口构成最多元化的地区。这些城市主要位于西南部(休斯顿、达拉斯)和西部(洛杉矶、旧金山、拉斯维加斯),所容纳的西班牙裔人口甚众。不过在其它都会区,种族构成有所区别。例如在亚特兰大,黑人儿童以2:1的数量优势超过西班牙裔;在华盛顿特区,黑人儿童与西班牙裔的人口数量大致相当。
  在美国3141个郡中,有672个郡的白人在15岁以下人口中属于少数族裔,在另外321个郡,其他种族或族群至少占据40%。正如下方地图所示,这些郡遍布南部、西南部和西部、东西海岸以及内陆都市区域的大部分地方。年轻人口的多元化也正在向内陆辐射。自2010年以来,381个各层级大都会区中有372个,白人在15岁以下人口中的占比有所下降,2838个郡的情况也如此。(地图1)
资料来源:William H. Frey对美国人口调查局2019年6月20日发布的人口状况估算的分析。
  白人儿童数量下降缺口被其他族群人口增长补足
  美国儿童人口构成朝向多元化演进的鲜明变化,并非仅由于非白人种族和族群人口增长所致。总的来说,在2010年以来,美国白人人口增幅微弱,仅有0.1%。根据新的估算,2016年至2018年间白人人口减少247000人。然而,2010至2018年间,15岁以下白人人口数量减少了220万,这一趋势在21世纪头十年就初露峥嵘,并持续发展。

  白人青少年人数下降反映了白人出生率走低。如若考虑长期趋势,重要的是它反映了在白人老龄化背景下,白人育龄妇女人数不断下降。据人口统计数据进行的预测显示,在未来几十年里,白人儿童数量将减少,年龄在15岁以上的青年白人的数量会多于在美国出生或移民至美国的白人群体。
  因此,其他几组种族群体,特别是西班牙裔、亚裔、自我识别为两个或两个以上族群的人数增长,将抵消白人年轻人口数量在全国范围内的下降。2010年至2018年时期的情况就是如此,儿童总人口数量实际减少了342000人。不过,这是一个相对平衡的状态,白人儿童数量减少220万,但西班牙裔和其他族群人口有相当可观的增长(130万)。(图2)

*族群中无西班牙裔成员。资料来源:William H. Frey对美国人口调查局2019年6月20日发布的人口状况估算的分析。
  这一时期,并非所有州都发生了儿童数量下降的现象。尽管46个州的白人儿童数量有所下降,但少数族裔儿童人数上升弥补了那些缺口(或补充了白人人口的小幅增长),使得总共22个州及华盛顿特区的儿童人数上升。大多数这些州中的人口增长要归功于西班牙裔,其中包括德克萨斯州,迄今为止其18岁以下儿童群体增长数量最多。如图3所示,德克萨斯州非同寻常的儿童人口增长,全部都来自非白人种族和族裔群体。

*族群中无西班牙裔成员。
资料来源:William H. Frey对美国人口调查局2019年6月20日发布的人口状况估算的分析。
  有28个州走向另一个极端,那里的儿童人口总数呈下降趋势。所有这些,都造成白人人口减少,同时那些州非白人群体人口的增长不足以弥补缺口。包括伊利诺伊州、纽约州、加利福尼亚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在内,一些州的黑人儿童人数也呈下降趋势。这些缺口既反映了黑人外迁他地,也反映了一些州黑人人口的逐渐老龄化。纽约州是儿童人数下降第二多的州,这里展示了一幅较为普遍的图景:白人儿童人数大幅减少,黑人儿童人数略有减少,人口增长主要来自其他非白人群体。
  美国多元化的年轻人及未来
  新的人口数据估算及长期预测分析勾勒出这样一幅图景:整个国家的白人人口逐渐老龄化,同时年轻一代人口在种族方面更加多元化。这一趋势不大可能发生改变,因为白人的中位年龄(43.6岁)令西班牙裔(29.5岁)或多种族(20.7岁)相形见绌。新的估算还显示,自2010年以来,美国新生儿中白人数量不到一半,而且在过去七年中,白人人口老龄化的情形十分符合人口统计学家所使用的术语 “自然减少”(死亡人数超过出生人数)。另一方面,新的测算表明,自2010年以来,随着婴儿潮一代逐渐老去,数量庞大的60岁及以上年龄人口增加了27%,其中大部分是白人;相比之下,年龄15-59岁人口增长温和(1.6%),种族构成日益多元化的儿童群体人数略有下降。如上所述,未来任何更年轻人口的增长都取决于非白人种族和族群的贡献。

  这些人口趋势清楚告诉我们,种族多样化的更年轻一代已成为劳动力、税基和消费者基础的一部分,同时,有数量庞大、更迅速增长的更年长人口即将步入退休年龄,国家必须在前者在诸如教育、家庭服务、可负担住房等领域的鲜明利益和需求与后者的健康和社会支持需求之间进行平衡。的确,必须充分留意新的人口统计数据所显示的年轻“少数白人”的转折点。这对美国的未来有至关重要的启示。
  (本文由赵舒婷翻译,图表由刘筝据原图表复制。)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05日 来源时间:2019年08月01日
分享到:

留 言

智库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