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被“种族主义”撕裂的美国政治

作者:金子真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已有 16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摘要:埃尔帕索枪击案引发了美国社会新一轮对“种族主义”的争论。特朗普指责民主党将“种族主义”作为一贯武器罔顾事实证据对政治对手开展抨击。近二十年以来,美国社会与政治生态中的白人至上主义抬头,这与美国在移民潮的刺激下人口结构与社会经济条件发生剧烈变动密切相关。而种族主义也在政治精英与大众的互动中不断强化着党派各自的政治认同,加速政治极化。而这一现象随着大选将近正在呈现愈发激烈与极端的态势。
  关键词:种族主义 政治极化


  上周末发生的埃尔帕索枪击案以血腥而残酷的方式再一次点燃了美国种族主义对峙与争论的导火索。特朗普因其一系列针对移民和有色人种的言论与措施成为众矢之的。
  不久之前,特朗普就曾因针对四名有色人种的民主党女性国会议员(包括亚历山德拉·奥卡西奥-柯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伊尔汉·奥玛尔(Ilhan Omar)、阿娅娜·普莱斯利(Ayanna Pressley)和拉什达·特莱布(Rashida Tlaib))发推特称她们如果不高兴,“可以离开”而被指责为种族歧视和排外言论。众议院也随即通过动议谴责特朗普的言论,指出其“令人对新美国移民及有色人种的恐惧和憎恨合理化。”此次枪击事件更是引发了民主党人对特朗普的更猛烈的攻击。民主党最受瞩目的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立即公开发表演讲称特朗普“煽动白人至上主义”;正在竞选总统的德州前众议员奥洛克(Beto O'Rourke)受访时说,特朗普是一个种族主义者,并且在鼓动美国产生更多的种族歧视情绪。总统参选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表示,特朗普制造了“让暴力的极端分子猖狂”的环境。
  面对埃尔帕索市民的抗议以及民主党对手的抨击,特朗普在语言上进行了一系列回击。他在白宫答记者问中表示:“我担心任何一群仇恨的崛起,无论是白人至上还是其他类型的霸权,任何仇恨我都非常关注。”此外,他还在推特上发表言论称“民主党的新武器实际上就是他们的旧武器,这个无论他们是否处于下风、是否拥有事实依据,都不会停止使用的武器就是种族主义。”事实上,除去对政治对手本身进行抨击的因素,特朗普所言并不无道理。种族主义深深植根在美国政治生态中,吸收两党博弈中产生的养分疯狂生长,并反过来更加牢固地操控着两党斗争。这一循环机制在美国社会经济发展趋于低迷的时期尤为旺盛。
  美国政治极化的开始可以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而种族主义对于政党极化的影响主要通过政党认同得以实现。民主党主张文化多元主义并且实施倾向少数族裔利益的政策;而共和党的政治认同则主要来源于大资产阶级、金融资本家以及南部保守白人群体,由此就形成了两党在政策主张上的极化。而除此以外两党党内的极化目前也在日益加深,民主党在“桑德斯现象”的引领下分裂为极左翼和中左翼,而共和党也大体分为极端右翼与右翼。
  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前就在种族问题上存在鲜明的政见,他曾对奥巴马做出虚假指控,指其并非出生于美国。在总统选战初期,特朗普又将美国境内的众多墨西哥移民形容为“强奸犯”。特朗普的当选彰显了美国种族民族主义的胜利。美国社会白人种族主义抬头的因素很多,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移民潮刺激带来人口结构变化,白人的人口老龄化、少子化现象日趋严重,就业、收入分配等问题火上浇油,加之政府对少数族裔的政治倾斜对白人构成了一种“逆向歧视”,白人的不满一触即发,首当其冲的便是少数族裔群体。根据皮尤研究中心最新发布的一则调查显示,近十分之六的美国少数民族是千禧一代或Z世代。美国白人最常见的年龄为58岁,远远大于少数族裔的常见年龄,其中黑人为27岁,亚洲人为29岁,而西班牙裔为11岁。非西班牙裔白人比其他美国人年龄大得多的一个原因是,他们是二战后婴儿潮的最大人口增长者,而千禧一代中少数族裔的增长则具有压倒性优势,皮尤研究中心甚至预测,少数民族的人口高增长率将会继续下去,未来几十年少数族裔人口可能会超越非西班牙裔白人人口。
  但与此同时,特朗普的上任也加速了美国政治在“种族主义”标签下的进一步分裂,加剧了美国政治极化生态,撕裂着美国的政治版图,这一过程既通过国会两党的政治家们为维持其自身政治认同而输出的政策导向与信号效应得以实现,也通过美国经济社会的反馈机制得到自我加强。这种分裂主要来源于政治精英与大众在选举政治下开展的互动非西班牙裔白人的不满形成反弹的力量,这种反弹受宗教信仰和居住区域因素的影响,以福音派最为激烈。这种力量引发了众多右翼保守社会运动,例如2017年弗州夏洛茨维尔镇发生的种族主义流血事件。这一事件是精心策划的大规模白人至上运动。这类事件进一步激化了左右两派的对立以及白人与少数族群之间的对立。同时这种反弹的力量也通过选举政治反馈给政治精英。政治精英获得符合其自身政治认同的大众的支持,政客在政治话语中代表选民的利益诉求,利用种族主义引导与迎合大众,奉行狗哨政治。精英与大众相互作用,不断强化着两党各自对种族主义议题的鲜明立场,并且进一步创造了两党在种族主义议题上的政见鸿沟,使得种族问题越来越难以在两党之间达成共识与合作。
  随着2020大选将近,两党之间在种族问题上的争议与行动显示出逐渐激化的趋势。BBC性别议题记者梅加·默汉(Megha Mohan)指出,美国政治现在比任何以往时候都更撕裂,于是在新一个选举周期临近之下,特朗普对于民主党对手言辞更加撕裂,这丝毫不令人惊讶。在总统选举期间特朗普为连任竞选所采取的言论强调,肯定会像过去一样充满破坏性。埃尔帕索枪击案汇集了美国政治与社会领域最活跃的构造板块:种族主义与攻击性武器。在民、共两党的大选斗争中,这些议题势必会继续引发更激烈与极端的斗争,海图也将持续关注。

  参考文献:
  1. 唐慧云:《种族主义与美国政治极化研究》,《世界民族》,2019年第2期,第11-21页。

  原文摘自《美国政治》总第401期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1日 来源时间:2019年08月1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