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王宏杰:美国飓风背后的政治经济学

作者:王宏杰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467人浏览 放大  缩小

  号称近30年最强的五级飓风多利安已经在美国佛罗里达登陆,有可能将继续向北袭击佐治亚与南卡等东南各州。佛罗里达等州纷纷发出紧急撤离令,动员民众撤离到安全场所。关于此次飓风将带来的经济损失还暂时无法估计,但从两年前袭击德克萨斯州的哈维飓风和重创佛罗里达的艾尔玛飓风的数据看,多利安飓风造成的损失绝对不会小(2017年两场飓风造成的整体经济损失达2900亿美元)。但是,与飓风相关的绝不仅仅是经济,近年来美国频频发作的飓风灾难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独特视角来审视当今头号资本主义强国的种种政治和社会问题。

   我们经常说天灾人祸,天灾在历史上似乎总与人类政治紧密相连。回顾2017年飓风灾难,当时刚刚上台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也经历了一场“飓风"危机。201761日,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成为全世界仅有的不加入该协定的三个国家之一(另外两个是叙利亚和尼加拉瓜),此举立刻遭来全球一片谴责。其实早在竞选期间,特朗普就曾抨击该协定,并质疑气候变化背后的科学,称这是中国搞出来的"骗局”,目的是使美国经济处于不利地位。而几周后特朗普又做了一件让许多科学家和环保主义者愤怒的事——他签署了一份行政令,废弃了前任奥巴马政府有关基础设施建设应考虑气候变化影响的规定。就在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不到三个月,四级飓风哈维就登陆德州,重创休斯顿,很快五级飓风艾尔玛又横扫佛罗里达。面对飓风带来的水灾,一位德州居民面对媒体采访时称,“退出巴黎协定是特朗普做出的许多坏决定中的第一个”,而环保人士则更认为飓风是特朗普忽视气候变化造成的恶果。统计数据表明,美国飓风灾害的频度在最近一百年来持续上升,在过去一个世纪里大西洋袭入美国的五级超级飓风一共有34个,而其中13个发生在2000年以后。足见气候变化异常引发的天灾越发频繁。

   面对短短几年任上的频频飓风,特朗普在面对外界批评中也经历了一个对飓风灾难的态度转变。2017年休斯顿遭受哈维飓风引发的特大水灾后,特朗普也开始了他入主白宫后的第一次灾区访问。要知道当年小布什总统就曾因为没有亲赴卡特琳娜飓风灾区的新奥尔良市慰问而备受批评,特朗普显然不愿重蹈覆辙。2017829日他携夫人梅拉尼亚飞赴德州。但一向与媒体互怼的特朗普这次慰问之行并未得到媒体认可。《新闻周刊》报道就以“特朗普在德州期间未与任何一名灾民见面”为新闻标题,而他的新闻宿敌CNN也发文抨击特朗普是在与灾难抢热点。有意思的是总统夫妇出行前,第一夫人梅拉尼亚被人拍到脚穿一双四寸黑色高跟鞋,也立刻被媒体和网友抓住进行嘲讽,说她去灾区应该带一双雨靴,而不是穿着高跟鞋作秀。媒体的批评收到明显效果,当特朗普一行抵达德州时,梅拉尼亚的高跟鞋已经被一双白球鞋取代。然而在高跟鞋事件过去没几天,特朗普位于佛罗里达的海湖庄园又让他成为众矢之的。20179月初艾尔玛飓风登陆佛罗里达,引发本州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撤离,州政府也开放了320个紧急避难所,几十万无力撤离的民众住进避难所躲避飓风。正在佛罗里达人民水深火热之时,位于飓风行进路径上的特朗普庄园则宣布关闭。该庄园建筑坚固,在近百年的历史中经历过四次特大飓风仍然屹立不倒。于是很快关于这位富翁总统是否该开放庄园供临近灾民避难就成为网络的热议话题。吸取了前几次”飓风“危机的特朗普今年学了乖,早早在飓风多利安到达美国本土之前几天就高调宣布,取消了计划中对波兰的访问,以全力应对风灾。829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看起来,飓风多利安将于周日深夜袭击佛罗里达州。请做好准备,按照当局的指示行事。这将是非常强的飓风,也许是最强的之一。” 还有网站报道称,特朗普还煞有介事地询问,为什么美国不能在风眼中投一个核弹,以阻止飓风登陆。无论核弹轰飓风的提法是真是假,特里普这次对于飓风灾难终于在美国民众面前树立了积极形象。

   当然,飓风灾难中体现的不仅仅是国家层面的经济损失或白宫政治,也同时映射出当前美国社会的阶层问题。在佛罗里达撤离令发布后,就在大批普通民众纷纷抢购瓶装水和汽油准备驾车向北撤离之时,富人们要么早已乘坐包机或私人飞机逃离灾区,要么早己在结构坚固地势安全的豪宅里做好一切准备,坐等风来。而那些贫民阶层大多没有汽车,只有乘坐政府摆渡车或步行至指定位置的紧急避难所躲避飓风。位于社会最底层的恐怕是那些不敢暴露身份的非法移民,因为害怕避难所的身份登记可能会带来的“麻烦”而不得不留在住处,生死各由天命。面对同一飓风灾难,可以说不同阶层因为财富和地位的不同有着不同的自由限度和选择空间。

   美国的社会阶层与种族问题总是如影随形,飓风灾难更是让人无奈地看到“白人的有”和“黑人的无”之间的巨大差异。2017年哈维飓风过后,当新闻和社交媒体热炒白人警察拯救亚裔灾民以显示社会多元与种族融合时,电视画面中的休斯顿则更多是困在深水中的黑人妇女在出租公寓楼中的无助,背后的故事也许是几十万非裔墨裔贫困居民缺乏撤离工具和重建资源的痛苦。要知道,仅休斯顿城就有将近26%的黑人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居各族裔之首。在这个全美第四大城市,年收入低于1万美元的家庭中,黑人就占45%,而与之对比鲜明的是年收入高于20万美元的家庭里则有80%为白人。谁会在飓风中更容易遭受损失呢?对于那些没有存款,没有汽车,无力承担房屋保险,更无灾后重建资源的贫困黑人家庭,又能逃往何方呢?虽然哈维过后美国政府为灾后休斯顿重建提供一定的国家洪水保险项目,但这种保险只针对“有产者”即房产拥有者,而那些租住公寓和低价公租房的人们最后得到的补偿金只能少的可怜,这种情况已经在2005年重创新奥尔良市的卡特琳娜飓风中得到证明。

   现实如此,历史上的美国飓风背后则更是一部底层有色人群的受难史。1804年一场特大飓风登陆美国东南佐治亚州的圣西门岛,造成岛上巨大的破坏,一位亲历者如是写道:“飓风过境,掀起七尺巨浪,足以毁灭岛上全部稻田和建筑,也导致大量奴隶伤亡“。这位冷静旁观记录者就是美国国父之一杰斐逊的副手艾隆波尔,此时的波尔正隐居岛上,与此处的大农场主交往甚密,飓风前还能享受到本地的新鲜瓜果,在飓风过后,波尔毫发无伤全身而退。笔者曾经在圣西门岛上见过当时奴隶主的巨大宅邸,可以想见这些白人奴隶主躲在坚固庄园内看着狂风巨浪吞噬着外面茅屋中的奴隶,对于农场主而言,他们损失的仅仅是这些包括黑人奴隶在内的财产。近百年过后,1898年又一场飓风袭击佐治亚东部的泰碧岛,史料记载,当时缺乏坚固房屋避险的贫困岛民,无奈中只得把自己绑在棕榈树上,以免被飓风吹入大海,此情此景想来也让人慨叹不已。

   从历史中一路走来,美国经历了19世纪的奴隶解放和20世纪的平权运动,如今平等自由早已成为美国社会的普遍共识,但社会经济差别和种族矛盾仍然时时困扰着美国社会。飓风无眼,自然不分贵贱黑白,风暴所过,一视同仁。但不可否认,美国飓风背后有着不同政治观点的交锋,也是美国社会不同阶层不同族裔人群不同的人生和世界。(作者为美国佐治亚州南方大学历史学副教授)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05日 来源时间:2019年09月05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