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王宏杰:飓风路线上的佐治亚为何总能幸免

作者:王宏杰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620人浏览 放大  缩小

  最近有关美国多利安飓风的报道充斥媒体,牵动人心。这场号称近三十年最强的五级飓风在大西洋形成,在2019年9月初美国劳工节周末重创巴哈马群岛,随即北上,气势汹汹扑向美国东南沿海各州。佛罗里达、佐治亚、南卡各州纷纷发出强制撤离令,严阵以待。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宣布取消了计划中的波兰之行,频繁推特发文,警告人民“做好准备,按照当局的指示行事。这将是非常强的飓风,也许是最强的之一。”

  美国东南地区东临大西洋,西向墨西哥湾,在热带气压与洋流作用下极易形成飓风和热带风暴,在过去有据可查的一个半世纪里已有近300次飓风记录。飓风经常沿着中美洲加勒比诸岛一路向北,袭入美国本土,给东南沿海各州造成巨大损失。美国民众对2005年的飓风卡特里娜记忆犹新,那场飓风几乎毁掉整个路易斯安那州南部的新奥尔良。而2016年扫荡东南沿海的飓风马修也让人印象深刻,在那场飓风中南卡罗来纳州沿岸被飓风往复袭击两次,损失惨重,2017年更是飓风连至,先是飓风哈维重创德克萨斯州,随后飓风艾尔玛逼迫佛罗里达600万民众撤离。据最新报道,此次飓风多利安也将在佛罗里达和南卡造成“威胁性”损失。

  说到这里,问题来了,为什么在飓风频发的美东南沿海各州中(从北向南依次为北卡罗莱纳,南卡罗莱纳,佐治亚,佛罗里达,阿拉巴马,密西西比,路易斯安那,德克萨斯八州),很少听到有关佐治亚州的灾难报道?要知道佐治亚就位于佛罗里达和南卡中间,作为世界名著《飘》的主人公斯佳丽的家乡,佐治亚的知名度毫不逊色于德州佛州或南卡。难道是飓风天亦有情对佐治亚青眼有加网开一面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佐治亚在飓风中常常幸运地躲过劫难呢?

  佐治亚早期为印第安人聚居地,16世纪西班牙人进入,自1733年起英国人开始殖民开发,以英王乔治二世的名字命名,成为最早的英属北美十三个殖民地之一。佐治亚领土面积15万多平方公里,位列美国50州的第24名,大致相当于中国的山西省。西北部地势高起,绵延着蓝岭山脉,是横贯美东的阿巴拉契亚山脉南段,全州地势从西到东由北向南逐渐降低,直至东南部临海低地。佐治亚北接南卡南靠佛罗里达,西部和西北部与阿拉巴马和田纳西接壤。州府亚特兰大位于州西北内陆,是美国第九大城市,东南入海处是历史名城萨凡纳,也是美国南部最大的港口。全州基本都处于亚热带,全年气候温暖湿润,历史上以蓄奴和棉花经济闻名,在南北战争中作为南方邦联一员,战争中亚特兰大曾被北军将领谢尔曼一把火烧毁,在历史上留下悲怆余音。佐治亚女作家玛格丽特·米切尔那本闻名于世的小说《飘》正是当年社会生活的经典写照。值得一提的是,佐治亚州花为切诺基玫瑰,白色芬芳,历史上因铺满印第安人的血泪西进之路而闻名。

  佐治亚与其他东南各州相比,无论在政治地位上还是经济文化上都可以说是毫无特别优势,妥妥的屌丝一枚。但面对飓风,运气却好得惊人——从1899年到2019年的120年间,佐治亚沿海仅仅遭受四次较为严重飓风袭击,每次遭受的损失也相比其他各州较轻。这几次飓风分别是1940年的无名飓风,1979年的大卫飓风,2016年的飓风马修和2018年的飓风迈克尔。1940年的飓风只造成港口地区一些树木的破坏;当地人记忆中印象深刻的是1979年的大卫飓风,该飓风于当年九月第一周结结实实地在萨凡纳南部登陆,但很快却在居民们一片慌乱中悄然东去,留下错愕的人们扼腕叹息;2016年的马修飓风笔者“有幸”亲历,切身感受到了飓风的恐怖,当飓风时速达到70英里以上,万木哀嚎飞沙走石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飓风过后萨凡纳地区断木遍地,也有房子被树砸倒,虽然可怕,但整个飓风经过萨凡纳地区仅一人遇难(全美共59人丧生),比起佛罗里达和南卡蒙受的巨大损失简直不值一提。2018年的迈克尔飓风也曾造成全州近40万居民家中停电。

  当然,如果再往前追溯,佐治亚在19世纪就不那么走运了。整个19世纪后半叶一共有13场严重飓风袭击过佐治亚沿海,其中仅从1893到1898这7年间就发生过五次!佐治亚有史可查最早的飓风记录是1804年,但年代久远,几乎没有细节记载,而1824年的特大飓风据说吹走了萨凡纳和南部小城德瑞恩间的全部木桥,这次飓风被一个叫艾隆.波尔的老人庄重记录。波尔说起来在美国建国史里也是一号人物,曾经做过纽约参议员,政治生涯中最高官至美国副总统,辅佐过大名鼎鼎的托马斯.杰弗逊,他人生中最传奇的就是曾与美国国父之一亚历山大·汉密尔顿进行决斗并致其重伤不治而死。此后波尔逃脱了审判,隐居于佐治亚东南小岛圣西门,亲身目睹了这场可怕的飓风。从他的描述中可知,飓风墙眼中心从岛上经过,导致岛上大批奴隶和牲畜死亡。在整个19世纪后半叶击中佐治亚的13场飓风中,唯一能与波尔目睹的1824年飓风相提并论的当属1893年8月27日那场飓风,当时沿海一带的居民严阵以待,飓风来临之时风速超过120英里每小时,如此强力还是让人始料不及。当飓风中心快速通过后,人们得到暂时的喘息,但大家清楚飓风也许很快会再度旋转返回,出于恐惧,萨凡纳东面泰碧岛上的人们把自己捆在粗壮的树上,面对天灾,当时缺乏坚固建筑保护的人们也只能无奈地以此自救,想来让人唏嘘不已。这场飓风从佐治亚离开后又袭击了南卡,两个州总共有超过2000人丧生,其中很多人因被飓风卷入大海溺亡。

  20世纪以来的好运气和19世纪的坏运气冥冥中似乎在平衡着佐治亚州的飓风史。但纵观美国有正式飓风记录的一个半世纪的历史,在与东南沿海其他各州的比较中,佐治亚依然算是运气最好的了。要知道,从1851年2015年登陆美国本土的近300个主要飓风中,击中佛罗里达的就有114个之多!德州有63个,路易斯安那有54个,北卡有50个,南卡有31,阿拉巴马有23个,而佐治亚仅有20个!尽管密西西比州飓风数量(16个)少于佐治亚,但要知道它的海岸线长度还不到佐治亚的一半,所以佐治亚在单位长度海岸线里遭受的飓风数量乃是美东南沿海八州中最少的!(数据来自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总署)

  难道真是天佑佐治亚?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佐治亚经常幸运地避开无数飓风的侵扰呢?笔者不是气象科学家(当然即便是气象学家目前也无法对飓风的方向和轨迹做出超出24小时的精确预判),在这里仅从地形地势地理位置因素提出几个推测:
  第一,地势阻隔。佐治亚地势从东南沿海到西北内陆逐级抬升,东南部萨凡纳地区临海,四处低洼,海拔不到50米,但沿16号公路向西北内陆一路海拔逐渐升高,到亚特兰大北面的蓝岭山脉海拔已经达到1500米,在往内陆方向是阿巴拉契亚山脉形成的巨大屏障,可以想见飓风从大西洋一路劳师远征奔袭而来,很容易受到地势阻隔而转向与减弱。
  第二,海岸线内敛。打开美国地图可以看到,佐治亚东南一带100英里左右的海岸线,全部向西内凹,夹在南卡和佛罗里达两州海岸之间。三个州沿大西洋的海岸线巧合地形成一条向左凹进的平滑曲线,这也许解释了为什么历史上很多从佛罗里达吹来的飓风会向北快速划过佐治亚州萨凡纳的东部海域,向上直击到南卡和北卡。2016年的马修飓风和今年的多利安走势就基本如此。
  第三,佛罗里达州的”鱼嘴“效应。佛罗里达全州地形尖而长,从美国大陆向南插入大西洋和墨西哥湾,功能非常类似于四川都江堰的”鱼嘴“设计,只不过都江堰鱼嘴是分流岷江和降低水流压力,而这个鱼嘴般的佛罗里达州对于美国东南大陆而言,则在正面承受了更多的大西洋飓风,很多飓风要么左旋向西攻入路易斯安那或德州,要么右旋向东入海或偏东北入南卡,而佐治亚往往得以保全。
  当前号称近三十年最强的五级飓风多利安已经在九月初横扫巴哈马,在扫过佛罗里达沿岸后,继续向北,强度有所降低。从最新发布的飓风运行路径上看,多利安行进方向已经发生偏移,突然向右,擦着佐治亚临海向北吹向南卡和北卡。不出意外,佐治亚东南沿海尤其是萨凡纳港将再次获得眷顾,又一次成功躲开一场超级飓风侵袭。虽然飓风影响下形成的热带风暴会带来大风和降雨,但也让几天来一直严阵以待的萨凡纳居民松了一口气。
  笔者身在佐治亚州萨凡纳,每次飓风来临总是早早开始枕戈待旦,厉兵秣马准备抗风,虽然深知佐治亚的飓风幸运史,却不敢有丝毫大意。毕竟天佑不如人事,运气总有用完的一天,关键时刻只有自救。希望有朝一日人类科学能破解飓风之谜,彻底解决飓风灾害,让天下人都享受大自然的垂青和眷顾。
图片说明
1)佐治亚地图一
2)佐治亚地图二
3)佐治亚州花
4)2016年马修飓风过境萨凡纳
5)1893飓风过境佐治亚泰碧岛
6)佐治亚地势图
7)佛罗里达位置图

(原作于2017年9月10日艾尔玛飓风后,作者更新于2019年9月5日多利安飓风中。作者为美国佐治亚州南方大学历史系副教授。)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06日 来源时间:2019年09月06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